马克思关于俄国社会发展道路问题的设想及其当代启示

2014-06-12 10:03
分享到:
调整字体

主讲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孙来斌

导论

一、国内相关研究述评

二、深化研究的有关建议

三、关于马克思晚年设想的“四个分清”  

“跨越”设想所关涉到的文献,除了少数是正式的文章以外,大多数是马克思的笔记、手稿、草稿,文本形式的特殊性给解读增添了难度;“跨越”设想同“亚细亚生产方式”、“东西方社会发展的差异”、“早年马克思与晚年马克思的关系”、“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命运”等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紧密相关,问题的复杂性引起了理解上的歧义;改革开放以来,学术问题与政治问题的相对分开,国外学术观点的引入,这更是活跃了研究的气氛。所有这些,使得研究者在同一问题上得出了一些不同的结论。  

1.关于跨越设想的提出动因

(1)“担心论”:沙皇俄国是当时欧洲反动势力的支柱,欧洲革命要取得胜利,首先必须清除这个革命的障碍。这促使马克思加强对俄国的研究,以寻求推翻沙皇政府的途径。同时,马克思担心当西欧爆发无产阶级革命的时候,在西欧以外的广阔地区资本主义正在走上坡路。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西欧的革命就会被镇压。因此,马克思晚年劝告俄国人不必急急忙忙地跳进资本主义,希望俄国能够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  

(2)“应答论”:马克思、恩格斯接受俄国民粹派的挑战和俄国革命者的请求,开始了对俄国社会发展前途的深入研究。恩格斯接受民粹派理论家特卡乔夫的挑战,于1875年撰写了《论俄国的社会问题》,批驳了民粹派的“落后优势论”;1877年,马克思为了澄清米海洛夫斯基将《资本论》关于西欧资本主义起源的历史概述变成一般世界历史哲学的错误,写了致俄国《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的信;1881年,应俄国革命家查苏利奇的请求,马克思对此问题又进行了专门阐述,正式提出“跨越”设想。  

(3)“完善论”:马克思的晚年研究是其理论发展和完善的需要。理由在于:马克思试图将其对俄国土地关系的分析用于《资本论》的地租篇写作,以深化《资本论》的理论逻辑;马克思试图通过对东方社会和人类社会原生态的研究,揭示社会形态更迭过程中私有制、阶级的历史地位,论证私有制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的暂时性,从而完善他的唯物史观;马克思试图阐明自己与俄国民粹派在理论主张上的根本区别,从而揭示经济落后国家非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的条件性、可能性,完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4)“同情说”:马克思研究东方社会发展道路并提出“跨越”设想,其出发点和着眼点是出于无限同情东方社会各国的民族解放运动,为使东方各国人民不再遭受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的巨大痛苦和灾难。  

(5)“困惑论”:马克思的晚年研究是为了走出思想困惑。由于欧洲无产阶级革命未能爆发,马克思炽热的革命热情和殷切的革命期待在现实生活中都被无情地化为泡影。为了摆脱晚年的思想困惑,他最终放弃了灌注其毕生心血的《资本论》的写作,转而从事陌生的东方社会和人类学研究,并提出了“跨越”设想。  

2.关于跨越设想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历史地位

一种观点认为,“跨越”设想只是马克思思想酝酿过程中的理论假设,并不是他的正式主张。理由在于: (1)一个人的思想只能以其公开的讲话或正式的文字表达为依据,马克思的正式复信才是他最终的真实意思表达。虽然马克思在给查苏利奇的复信草稿中有“俄国可以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的表述,但在正式复信中并没有这样的提法,这只能说明马克思对此有过思想上的酝酿,而没有得出肯定的结论。  

(2)马克思的亲密战友恩格斯明确反对俄国有“跨越”发展的可能。他在1894年的《〈论俄国的社会问题〉跋》中还指出:“要处在较低的经济发展阶段的社会来解决只是处在高得多的发展阶段的社会才产生了的和才能产生的问题和冲突,这在历史上是不可能的。”

另一种观点认为,“跨越”设想是马克思慎重思考的结果,是一个科学的结论,它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地位是不能否认的。理由在于: (1)同样的思想可以有不同的具体表达,不能以正式复信来否定复信草稿。(2)尽管马克思与恩格斯关于俄国农村问题的具体论述确实存在着不尽一致的地方,但是他们的基本立场和基本观点是一致的。  

3.关于跨越的涵义

关于“跨越”设想所包含的跨越的条件性、可能性等方面的理解上,理论界已基本取得了一致认识,但在以下两个问题上存有较大的分歧。  

其一,关于跨越的起点。一种观点认为,马克思、恩格斯所讲的跨越是以原始土地公有制为起点的跨越。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跨越的起点可以是已进入资本主义但又未经过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阶段。  

其二,关于跨越的对象或目标。马克思、恩格斯在有关文献中分别使用过“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不经受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苦难”以及“不通过资本主义生产的一切可怕的波折”等提法。那么,跨越卡夫丁峡谷到底是跨越什么呢?随着研讨的深人,理论界又提出了一些较为具体的看法。  

第一种观点认为,在一定条件下,一个国家或民族的生产关系发展阶段可以跨越,而生产力发展阶段不可跨越,跨越卡夫丁峡谷主要是指跨越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这种看法较具代表性。

第二种观点认为,跨越卡夫丁峡谷主要是指跨越资本主义所有制关系。

第三种观点则认为前面两种观点都欠妥应该说,从生产的国际关系和生产的民族内部关系来看,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发展阶段都是不能跨越的;而从生产的民族间关系的角度上来看,无论是生产关系发展阶段还是生产力发展阶段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都是可以跨越的。  

4.关于马恩跨越设想同民粹派村社社会主义的区别

第一,在对村社的认识上存有明显的区别。

第二,在对待资本主义现代文明的态度上也有明显的分歧。

第三,在对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上,民粹派所持的是唯心主义的英雄史观,看不到社会发展的基础是物质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马克思则是从生产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社会变迁的终极原因。   

第四,在对社会解放的主力军的认识上,民粹派把农民看成社会的基本力量和历史主体,对大工业特别是无产阶级的性质和历史地位缺乏认识,等等。  

5.关于西方社会主义道路东方社会主义道路

马克思晚年是否提出了与他早年主张不同的社会主义道路设想,晚年社会主义设想与早年社会主义设想之间的关系如何?对此问题,学术界看法不一。有些学者基本倾向于肯定马克思有一个不同于早年的晚年设想,但在早年设想与晚年设想的关系上存有不同看法。  

(1)“矛盾说”(2)“从属说”(3)“并列说”  

6.关于现实社会主义国家与跨越设想

这一问题是目前研讨的热点问题,也是意见分歧较大的问题。具体说来,这个问题又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俄国、中国等落后国家开创的社会主义进程是不是对“跨越”设想的验证、目前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否已经跨越了“卡夫丁峡谷”。 在前一个问题上,主要有以下观点:  

(1)“设想验证说”:20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一个显著特征和伟大创举,就是经济落后国家(特别是俄国和中国)的无产阶级政党领导人民大众取得了革命的胜利。这是马克思主义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所取得的伟大胜利,是对马克思“跨越”设想的验证和发展。  

(2)“规律验证说”:如果严格按照马克思“跨越”设想的基本内涵去考察20世纪以来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就会清楚地发现:东方国家先于西方发达国家开创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验证的不是“跨越”设想内容本身,而是设想所揭示的规律,即东方不同于西方、民族历史与世界历史相统一的规律。  

(3)“无关说”:俄国和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时,各自都经历了资本主义发展的一定阶段,此时西方无产阶级革命也未发生,这与“跨越”设想的条件大不相同,它们所走的是另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与“跨越”设想无关。

而对于目前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否已跨越了“卡夫丁峡谷”的理解,主要观点有:  

(1)“不完全跨越说”: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已走出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其标准只能是:第一,是否已彻底消灭资本主义;第二,是否已进入马克思所描述的社会主义。就此标准看,前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从一段时期看似乎已走出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但目前又都退回到这一峡谷之中;我国至今还没有完全走出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  

(2)“跨越说”:无论怎样理解马克思的有关论述,都不应否认我国目前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已经跨越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前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遭受的挫折并不表明卡夫丁峡谷不可以跨越,而是在跨越以后怎么办上出了偏差。  

(3)“与跨越无关说”:苏联、中国等落后国家开创的社会主义进程与“跨越”设想无关,因而不赞成用马克思的“跨越”设想去衡量现实社会主义国家是否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做法。

此外,有学者还就马克思、恩格斯在此问题上思想的异同作了比较分析。  

我们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对有关文本作全面、系统的研究,让我们尽可能“走近马克思”。

第二,提倡以实际问题为中心的研究方法,“像马克思那样思考问题”。

第三,进一步开展多学科、多视角的研究,特别是经济学方面的研究。

对“跨越”设想的研究,可以而且应该是多学科、多视角的。例如,我们可以从哲学的角度,来研究它对唯物史观的新发展;可以从政治学的角度,来探讨它对科学社会主义的新贡献;可以从人类学的角度,来梳理马克思主义人类学思想发展的脉络,等等。

第四,加强国际学术交流与合作,争取国际学术话语权。

此外,应该进一步加强国内学者的学术交流与对话。现在学术交流的形式很多,在“跨越”设想研究上也有各种形式的交流。但是,我们感觉到,直接的、面对面的争鸣与商榷是不够的。很多学者习惯于自说自话,“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买账的现象很普遍。因此,我们建议,学术界组织几次专题的研讨会,有关学术杂志开辟一些专栏,为直接的学术交流与争鸣提供必要的渠道,借以促进相互了解、相互启发、相互借鉴,逐渐消除一些不必要的分歧,达成更多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