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鸣心:《万泉河水》创作曾让我提心吊胆

2015-01-27 10:15
分享到:
调整字体

         

图为:“春之声·家乡情——杜鸣心作品音乐会“上的杜鸣心。(记者 孙文 摄)

(湖北日报 记者 别鸣)多年的夙愿终于实现,能够为家乡人民举办专场音乐会,87岁的杜鸣心感到兴奋。

24日,在武昌八一路附近一个庭院里,杜鸣心接受本报专访,他说:“我曾经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开过音乐会,在香港开过两场音乐会,在美国举办过个人作品音乐会。但是,能够在家乡开一场自己的作品专场音乐会,我才算找到了自己的根。”

其实,杜鸣心是第一位在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成功举办个人作品音乐会的中国作曲家。对于音乐他孜孜以求,87岁高龄仍然坚持创作。听他讲述音乐人生,有着波澜壮阔的魅力。

难忘花堤街的手摇唱机

杜鸣心出生于潜江高家场,4岁随父母迁居武汉武昌花堤街。他回忆自己的音乐启蒙:“我父亲当时是少校军官,很喜欢音乐,专门买了一台手摇唱机和一些歌曲唱片,经常在家里欣赏。我现在还记得,唱片里有《渔光曲》、《毛毛雨》和梅兰芳的唱段。”

不久,杜鸣心就读于武昌省立第五小学(现武昌实验小学)。他说:“当时母亲是个楚剧和汉剧迷,我跟随看了不少戏,像汉剧名角吴天宝、万盏灯,楚剧名旦沈云阶的戏,我当时都看过。”

杜鸣心至今还清楚地记得70多年前的一夜:“父亲为抗日开赴前线的头天晚上,专门带我到汉口看了一场荀慧生表演的京剧。那是父亲跟我在一起的最后一夜。不久,父亲在淞沪前线阵亡,家庭顿时失去经济来源。”

后来,母亲带着他短暂回潜江,战火却越烧越近,杜鸣心被送到儿童收容站撤往四川,并分到永川县第二儿童保育院。1939年冬,他幸运地被招入陶行知在重庆开办的育才学校。

学琴一年为周恩来演奏

在育才学校,杜鸣心系统地接受了音乐教育,著名音乐家贺绿汀亲自教他弹琴。第二年育才学校举办音乐会,学琴一年的杜鸣心演奏了歌剧《自由射手》选段和一首钢琴小品,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到场的周恩来、叶剑英为师生题词:“为新中国培养一群新的音乐人才”,“为世界而工作,为工作而学习”。

抗战胜利后,杜鸣心先后师从世界级的钢琴演奏家、教育家扎瑞夫和著名钢琴家吴乐懿,并随吴乐懿到印尼演奏,从此成为职业音乐家。新中国成立前夕,杜鸣心回国,1949年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1953年,杜鸣心被公派到苏联学作曲。

回国后,杜鸣心与吴祖强共同创作了舞剧《鱼美人》。《鱼美人》经常被演奏的是《水草舞》,尤其是钢琴版的《水草舞》,已经成为中国当代钢琴作品中的经典之作。

提心吊胆创作《万泉河水》

《万泉河水》是《红色娘子军》中的经典插曲,自1964年10月在北京首演后,传唱至今。杜鸣心回忆创作过程,却说:“它曾经让我提心吊胆。”

杜鸣心接到《红色娘子军》音乐创作任务,已是1964年春天。这部被定为纪念新中国成立15周年的献礼剧目,由吴祖强、杜鸣心、施万春等组成音乐创作班子,分工合作。杜鸣心负责第四场《军民鱼水情》下半场和第六场《常青就义》的音乐,其中就包括插曲《万泉河水》。

没想到,有一次,江青在审查这首歌曲时,斥责说:“这个曲子写得怎么像黎锦晖?!必须改写,谁写得好,就用谁的。”“当时,这句话太可怕了!”杜鸣心介绍,黎锦晖曾于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写过许多爱情歌曲,这些作品一度被视为黄色歌曲。“江青说我像他,问题很严重。”当时有一位演员甚至指着他的鼻子说:“杜鸣心你好大胆子,竟然把黄色歌曲塞到戏里来了!”

于是发动乐队、合唱队里凡是能作曲的人都来参加创作,写出了近百首《万泉河水》。然后让作者全部回避,由合唱团现场演唱,由时任文化部部长的于会泳来选定。最终,于会泳选中了吸收了海南民族音乐元素的一首作品,还是杜鸣心的作品。

用洋乐器讲中国话

杜鸣心被中国音乐界誉为“用‘洋乐器讲中国话’、无人能与之比肩的作曲家”。

他长期担任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及教授,桃李满天下,培养出了郑秋枫、王立平、张丕基、石夫 、叶小钢、瞿小松、徐沛东、刘索拉、王黎光等大批优秀作曲家。他的学生、著名音乐家徐沛东回忆:“上课时他总是用钢琴跟我们‘对话’,‘聊’作品的结构;他教课不是简单地分析大师的音乐作品,而是结合我们创作的实际情况指点迷津……”

采访中,杜鸣心告诉记者,他每年都会创作推出全新音乐作品。去年广东珠海粤剧团请他给折子戏《思凡》配曲,他借此探索了交响乐与民间戏曲音乐的融合之路。这次音乐会结束后,他回到北京就将立即进入创作状态,由国家大剧院约请创作、根据老舍小说改编的歌剧作品,以及一部甘肃兰州约请创作的交响乐,都即将在他的指下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