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菊花:那个时代的杂技外交家

2015-06-30 09:44
分享到:
调整字体

市民大讲堂活动结束后,夏菊花被粉丝包围索取签名

记者刘斌摄

昨日,夏菊花做客市民大讲堂讲述杂技人生 

记者刘斌摄

(长江日报 记者王兴华 余坦坦 罗斌 通讯员山婵媛)上世纪50年代,来自中国的杂技在欧洲引起轰动。夏菊花,这位来自武汉的年轻杂技演员,被西方媒体毫不吝啬地称赞为“杂技皇后”。通过杂技这门艺术,新中国向西方打开了一面窗。

从贫苦的农家女儿,成长为杂技艺术大师,夏菊花用一生在不断提高中国杂技艺术的高度;载誉无数根却在武汉,夏菊花早已和这座城市融为一体。

27日,78岁的“武汉市功勋市民”夏菊花登上市民大讲堂,与现场观众分享她精彩的杂技人生。

“武汉是我艺术发展的源头,虽有很多机会,但从未想过离开”

“没有党和人民,就没有我夏菊花的今天”,这是夏菊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1950年,夏菊花13岁。这个年龄,和台下解放中学、关山中学的小观众年龄相仿。夏菊花看了看台下的孩子,笑着讲,“就在那时,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自己来到了武汉”。

夏菊花本姓徐,因为家庭贫困,她从5岁就被送进马戏班学习杂技。老板姓夏,于是夏菊花这个名字就跟随了她一生。

开在夏日的菊花,注定要接受烈日的折磨。年轻的夏菊花为了谋生,不得不苦练杂技,危险时常伴随。夏菊花说,曾从空中摔下,当场摔断锁骨,险些送命。

或许,台下这些孩子永远无法体会老人的情怀,而在老人看来,新中国的成立,让她这朵菊花得以灿烂绽放。

夏菊花和马戏班来到汉口民众乐园表演。在表演中,夏菊花开始思考和创新,她希望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节目。“我就是要做别人没有的!”她说。

杂技《顶碗》,长期以来一直是男性节目,夏菊花决定试一试。她买来景德镇大瓷碗,装满沙子,再压上三块砖,就这样放到头顶压。这叫压门子,要在头顶压出一个可以托得住碗底的凹陷,表演时碗放上去才不容易掉落。

她把男性顶碗中的跑步等身法也进行改良,提高了节目的难度,还增加了女性的美感。夏菊花的《顶碗》一亮相,立刻引起轰动。

一次,夏菊花在一部苏联电影中看到柔术,立刻吸引了她。“外国人能做,我们也能做”,她决心要练成这个绝技。

回忆当时的情况,夏菊花感叹,一年365天,从来没有哪天不练功,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对手知道, 三天不练观众知道。

柔术,仅仅练了5个月,1953年8月,夏菊花在武汉歌舞剧院小剧场,为建设长江大桥的苏联专家首演新节目《柔术咬花》,观众无不动容。

夏菊花深情地说:“武汉是我艺术发展的源头。有很多次机会可以调到北京,但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离开。”

“如果是其他城市的杂技团来,请一定带上武汉的名字”

夏菊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艺术的追求。她把顶碗和柔术融合创新,让杂技这门古老的艺术,开始在国际舞台闪耀。

1956年,我国派出杂技团队前往欧洲巡演。8个月时间,走遍英国、法国、瑞士、意大利、比利时、卢森堡等国家。当时,大部分国家还未与中国建交,在很多西方人眼中,中国就是落后、愚昧的代名词。

夏菊花回忆,在法国表演时场场爆满,中国演员精湛的技艺让当地观众目瞪口呆。当时夏菊花要表演两个节目,《柔术》和《顶碗》。曾有外国观众在表演结束后来到后台,一定要看看道具碗,直到用手摸、用眼看,他才相信中国姑娘的表演都是真的。

还有观众跑到他们住的地方,给夏菊花献花。通过翻译,他告诉夏菊花,以前从来不了解中国,看完中国杂技,他有一个感觉:中国人了不起,没有什么困难能难住你们。

1957年,夏菊花带着《顶碗》参加了莫斯科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杂技比赛,为新中国夺得了杂技节目的第一块金牌。

1964年中法建交,第二年,夏菊花再次来到法国表演。在巴黎塞纳河畔的夏洛宫,夏菊花和来自中国的艺术得到了法国人民的热烈欢迎,连续40天场场爆满。夏菊花笑着说,法国的一些女士,进场时带着礼仪手套,自己表演时,看到她们脱下手套、站起身来鼓掌。    

1963年,武汉杂技团访问古巴,受到古巴人民热烈追捧。夏菊花说,古巴后来专门向中国政府提出,希望能再次派武汉杂技团来古巴访问。如果是其他城市的杂技团来,请一定带上武汉的名字,要不然国内人民不答应。

“当然认得你,夏菊花是武汉的招牌啊”

武汉杂技团演员李莉萍,在1983年摩纳哥第九届国际马戏比赛中凭借杂技《顶碗》,获得中国第一个金小丑奖。当时,夏菊花是评委之一,而李莉萍是她的第四代弟子。

“第一个,第一个!”昨日,夏菊花晃动着手指,不停重复,激动程度超过回忆自己的成就。

在夏菊花看来,能为国家和城市做点事情,是自己最大的骄傲。

杂技厅是武汉一个文化地标,而这背后,有着夏菊花倾注的心血。

1981年,夏菊花担任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她一直有个愿望,希望中国能有自己的国家马戏院。但因为种种原因,这个建议一直被搁置。

于是,她提议在武汉建杂技厅。这得到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随后,夏菊花又积极寻求中央和省的资金支持,带着设计师去国外考察。经过不懈努力,武汉杂技厅终于动工建设。不巧的是,当时,正赶上全国狠刹楼堂馆所建设风,国家有关部门在武汉开展调查。夏菊花听说了,忙从外地赶回来,冲进调查组的会议现场。“杂技厅不是楼堂馆所,是人民群众的需要。”她据理力争。最终,杂技厅于1987年动工,5年后落成。武汉也在此基础上办起中国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

20多年过去了,中国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成为连接武汉与世界各国文化交流的桥梁。谈起杂技,武汉夏菊花成为永远不能绕开的话题。

夏菊花说,前不久,一次走在解放公园,一位老人拉住她说:这不是夏菊花吗?夏菊花很惊奇,这么久了还有人记得自己?老人说,当然认得,武汉夏菊花,你是武汉的招牌啊。

夏菊花很感动,在她心里一直有个想法:党的信任、群众的认可,就是人生的价值。

现场互动>>>

夏奶奶回答00后提问

年轻人面对困难要勇往直前

(记者王兴华)台上,是30后的艺术家;台下,是00后的中学生。昨日,市民大讲堂现场,来自解放中学、关山中学的数百名中学生被夏菊花吃苦奋斗、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精神所感染,不时报以热烈而持久的掌声。现场,他们纷纷举手,抢着向夏奶奶提问。

问:您是怎样看待自己的成绩的?

夏菊花:当年周恩来总理告诉自己,当好一个演员,要过好五关,家庭关、社会关、劳动关、荣誉关、生活关,自己一直记在心里。

问:您相信,一代会胜过一代,可是我们现在的年轻人似乎少了您当时的那种精神,您怎么看这些问题?

夏菊花:每一个时代是不同的,有时候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自己相信总是在进步,问题总能够解决。而且,自己愿意努力,把美好传递给下一代。

问:您当年的顶碗,也是一种创新,有没有遇到阻碍?

夏菊花:阻碍也有,但是年轻人就是要在困难面前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