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建成:要把十三五规划着力点放在结构调整和转型上

2015-11-12 17:25
分享到:
调整字体

十八届五中全会将于今年10月召开,会议主要议程是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十二五”期间,我国经济、社会、民生等方面的建设取得哪些成就?“十三五”期间,全面小康如何实现、转型升级如何进行、重大领域改革措施如何推进?新华网特约相关领域知名专家解读,推出“回眸十二五 展望十三五”系列访谈报道。

 [精彩语录]

·现在中国经济基数如此之大,如果还要保持高速度增长,有可能会导致粗放模式的回归,延缓改革和转型的进程。

·“人”的城镇化进一步的发展,也就是农民工的市民化所带来的城镇化质量会更高,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将更加“踏实”

·有很多土地和宅基地处在“沉睡”之中,这些土地资源是沉淀的资本,通过土地流转和改革,唤醒这些丰富的资本,以推动经济增长。

新华网北京9月29日电(记者 陈凯茵)“十三五”规划即将出炉,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在经济增速下行和结构调整的压力下,经济指标如何制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为此,新华网专访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他强调“十三五”规划中要把更重要的着力点放在结构调整和转型上,以此作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新华网:请您预测一下“十三五”期间经济增速会设定在多少?为什么会定这样一个目标?

 潘建成:“十三五”规划中经济增速应该定在6.5%-7%之间,这比较符合经济换挡与转型的需求。现在中国经济基数如此之大,如果还要保持高速度增长,有可能会导致粗放模式的回归,延缓改革和转型的进程。

新华网:中国经济正处在新旧动力的转化期,新的增长动力有待进一步培育和壮大。在您看来,“十三五”期间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力量主要有哪些?

 潘建成:结构性调整是增长动力之一。中国将在未来迎来结构性调整与变动,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新型城镇化的推进。

目前我国城镇化发展尚未到位,正处在方兴未艾的境况之中,接下来会作为动力继续推动经济增长。尤其是“人”的城镇化进一步的发展,也就是农民工的市民化所带来的城镇化质量会更高,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将更加“踏实”。

 东部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过程会带来经济增长。这个“由东向西”转移的步骤和过程远远没有结束,产业转移之后能使东部地区更加聚焦在在创新型产业和服务业的发展上。中西部承接的地区会获得难得的发展机会。专业性更强的的分工会使得经济效率整体更高,增长动力更强。

 区域经济发展战略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大动力。长江经济带战略、“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战略在最近这段时间大部分扔处于顶层设计阶段,进入“十三五”之后应该逐步进入落实阶段,这期间所带动区域与全局经济增长的力量也会非常强大。但这些大战略影响是渐进的,可能需要用整个“十三五”的时间来显现效果。

 生态文明、绿色化发展不仅是“十三五”规划编制的思考方向和重要任务,同时也是重要的增长动力之一。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对企业节能减排要求更高,导致企业生产成本更高,短时间对企业和经济发展有所影响,但长期来说带来了整个社会对绿色经济发展的认同,使得整个社会对绿色经济投资的加快。这个本身也是绿色产业发展的难得机遇。

新华网:都说创新是发展的推动力,您认为创新在“十三五”期间将发挥什么作用?

 潘建成:创新驱动力会在“十三五”期间得到更明显体现。当前经济仍然处在三期叠加的蔓延阶段。正是这样一个苛刻的环境,倒逼企业创新,再加上政府“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鼓励政策的推动,相信在“十三五”期间,创新引领增长会更加显著。国际上一般认为当研发投入占到GDP的2%的时候,国家进入创新的活跃期,中国在2014年达到了这样的一个时点,所以说“十三五”期间应该正式进入到了一个创新的活跃期。

新华网:“十三五”期间有哪些领域会迎来更深入的变革?他们各自变革的路径是什么?

 潘建成:十八届三中全会到现在不到两年时间里,政府主要在做顶层设计方案,还有很多点子会在“十三五”期间会一一落实。其中,财政、税收、土地和金融体制改革会逐步深化推进。

 财政制度的改革要更体现政府的作用。政府在经济领域的作用是充分保障市场的秩序,让市场机制得到最充分发挥。另外,财政要在保证民生方面发挥最大作用,从财政支出方面来讲,要加大政府支出在社会托底方面的作用,加大公共财政在公共产品支出的力度,加大公共支出在PPP项目落实的引领作用。期望看到公共设施建设在“十三五”期间获得迅猛发展,包括高速公路、高铁、城市基础设施等不断完善,以及支线机场和一线机场兴建与扩建。这些有着巨大发展空间的项目需要庞大的资金,因此就需要财政支出来引领民间资本。

 税收制度要进一步完善推进营改增。完善资源税来推动绿色经济的增长,使得绿色资源得到市场化的价值体现;税收不能大型企业、中小企业一刀切,要进一步做好对中小企业减税的工作。

 土地制度改革要唤醒“沉睡”的土地资源。目前农村有很多“空心化”现象,有很多土地和宅基地处在“沉睡”之中,这些土地资源是沉淀的资本,通过土地流转和改革,唤醒这些丰富的资本,以推动经济增长。

 金融体制改革要朝着市场化方向发展。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这个大方向是不会变的。目前四大自贸区的建立实际上促进了金融和国际贸易,金融与实体经济更紧密的联合,让金融和实体经济得到更直接的衔接,减少中间的损耗和成本,减少了金融空转的现象发生,未来应进一步推广。

责编:刘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