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勤生物:为新药“试车”修起“高速公路”

2016-06-17 09:10
分享到:
调整字体

res03_attpic_brief

天勤生物董事长任习东  记者任勇 摄

(长江日报 记者康鹏 熊琳晖 实习生王露)如何确定一款新药有效、无毒?

在临床实验之前,必须先进行动物实验。人类在医学方面取得的每一个进展,都与动物实验分不开。

在光谷生物城,有一家这样的企业,专门从事药物安全动物评价,现已建成华中地区最大的实验猕猴繁育研究基地和药物安全评价中心,成为武汉乃至华中地区生物产业、创新药物研发的重要支撑平台。

16日,长江日报记者来到位于光谷七路生物产业园的天勤生物公司。直到采访前,董事长任习东仍在与几位投资人商谈。

“最近来找我们的投资人络绎不绝,每天都有1-2拨。”任习东表示,这一行业正面临快速发展。

实验猕猴繁育研究基地全国最大

企业设立动物福利委员会

随州,一个风景秀丽的水库半岛上,生活着数千只实验猕猴。

这是天勤生物的动物繁育基地,也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实验猕猴繁育研究中心。

猴子们拥有“食堂”、医院,还有玩耍区。每年,要对猴子作定期体检,平时还要留心观察,猴子每天吃多少,是否生病。如有感冒、拉肚子,要及时治疗,严重的还要住院输液治疗,并严格监督对猴子的管理与使用。

“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它们作为人类的‘替代品’接受实验,为人类的健康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们设立了动物福利委员会,在实验前尽可能地给猕猴提供最好的环境和饮食,实验中要尽量减少实验猴的痛苦。”任习东介绍。

“我们招聘员工,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喜不喜欢动物。没有爱心,是做不好这份工作的。”

曾经有一只小猴出生后,母猴无奶水喂养,饲养员便抱它在怀里足足喂了三个月的牛奶,一人一猴亲密无间。

动物实验是新药研发的必经之路

每只猕猴都有“身份证号”

天勤生物创立于2009年,之前的主要工作,是实验猕猴繁育研究基地的建设,为实验猕猴正常繁育研究打基础。

去年,首批数百只实验猴走出了繁育基地,进入了研究机构和药物评价机构。

任习东介绍,动物实验是新药研发的必经之路。

“一项新药的面世,要经历漫长的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样品试制、药效、药代评价、临床前安全评价、临床实验等重要阶段。在整个研发过程中,除临床实验外,全部都与动物实验紧密相关,可以说动物实验是新药研发的必经之路。”

2003年,SARS(非典型性肺炎)席卷全国,引起恐慌。有一段时间,疫苗做出来了,却不敢给人用。“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或者有没有毒。”

后来经过动物实验,疫苗被验证为安全有效,才应用到人的身上来。

在新药研发中,科研人员常常遇到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很难买到符合要求的实验猕猴。

“猕猴在国内主要由养殖户零散养殖,也很不规范。”任习东介绍,他创立这家企业,就是为药物研发解决这一痛点。

猴子与人都属于灵长类。猴类许多生物学特性与人类极为相似,和人类基因同源性达到75%—98.5%,能使实验结果更接近真实,更具有科学性和重复性,其在药物安全评价、药效、药代评价、建立人类疾病模型等方面具有其他动物所不具备的优势条件。

据介绍,天勤生物建立了一套实验猕猴驯养标准和科学的操作规程,从这里出走的每只猴子,都有“身份证”和“档案”,为科学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一切与健康相关的问题全部可以追溯。

从“生产动物”到“生产报告”

提供从新药研发到注册“一站式”服务

武汉,光谷生物医药园,建有天勤生物的药物安全评价实验室。8000平方米的空间里,细胞仪、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动物专用心电图机等仪器设备先进齐全。

这是中南地区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药物实验服务平台,按照国际标准建设,为制药企业和药物研发机构提供药理、毒理、药代、毒代和生物分析等技术服务,7月初便可启动。

任习东介绍,这几年天勤生物的重心将转向为科研服务,为研发企业提供技术服务。“通俗地说,就是从生产动物,到生产数据、报告。”

未来,天勤生物将为研发企业和科学家提供从药物研发、新药临床前安全性评价,到临床实验以及新药注册的“一站式”服务,成为国内具有影响力的专业CRO(研发外包)企业。

“我们的工作,就像修一条高速公路,修得又快又标准,成为试车场,企业研发药物就像造汽车,最后要到我们平台上来试车。”

实验室还没启动,天勤生物已经签下了许多订单,客户包括生物城的企业、口岸检疫部门,不少省外企业也有合作意向。“他们催着我们赶紧启动”。

天勤生物所在的光谷生物城,聚集了700多家生物医药企业。武汉也是全国病毒学研究的重要中心,拥有众多高校和院所,未来科学家和研发人员在家门口就可以做完药物安全评价,将想法转化为成果。

天勤生物董事长任习东: 把实验动物列入道德关怀范围

虽然实验动物价值很高,但天勤生物从一开始就没想靠卖动物挣钱,未来可能一只猴子都不会对外销售。

43岁的任习东就读于武汉大学临床营养专业,毕业后一直在中南医院工作。在他身上有着强烈的学者型创业者特质:天勤要以实验动物资源为优势把自己建成一个开放的实验室,提供给更多的生物健康领域的创业者使用,就好比修一条高速公路让创业者试车,路越宽、车越多,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就越快。

这个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下个月,天勤生物提供动物实验服务外包的CRO平台就要启动试运营。已经有多家本土和外地企业慕名而来,排队等候下单。就在记者采访前10分钟,他刚接到一家公司打来电话寻求合作。以往,这些需求只能在北上广药企研发密集区得到满足。

被资本追逐、被客户打围,作为一家占据纯卖方市场有利地位的企业掌门人,任习东和记者交谈最多的却是对实验动物的尊重与关爱。

任习东说,虽然这些可爱的生灵被人类繁育,但他们却要为了全人类的生命健康遭受痛苦,甚至奉献生命。有些人自愿在死后捐献遗体、器官,去救助那些饱受病痛折磨的其他人,这些实验动物也是如此。那些在提取器官的医生会集体面向遗体鞠躬默哀,实验动物也会被同样对待——将死去的实验动物火化并安葬、立碑;被淘汰的实验动物则送入“养老院”继续衣食无忧的生活。

“我们还建立了实验动物伦理委员会,保证每一个动物在实验时接受到最小的痛苦,所有体系与制度都按照全球最严格的标准来制定并执行。”任习东说。

12年前,科学家们在武汉大学校园里立碑,纪念38只猴子,它们为新研制的“人用SARS病毒灭活疫苗”实验而献身。随着CRO平台投入运行,天勤生物将在随州驯养研究基地为那里的实验动物立纪念碑。“我们在医学方面取得的每一个进展,都与实验动物分不开。把动物列入道德关怀的范围,这是社会的进步,体现出人类的爱心和对生命的珍惜。”任习东说。(记者熊琳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