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一束光”如何点亮了“一座城”?——武汉中国光谷“发展基因”透视

2016-12-30 15:14
分享到:
调整字体

光谷六大园区之一的武汉未来科技城。园区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新能源、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长江日报 记者任勇 摄

(新华社)30年前,地处武汉东南角的东湖高新区,虽是我国第一根光纤诞生地,但因离武汉主城区距离较远,一度被戏称为“武汉地图外两厘米”的地方。

现在,平均每天新增企业59家,新增专利近44件,15名硕士以上人才“落户”……经过30年的创业壮大,光谷目前光电子、生物医药、高端制造产业“三足鼎立”,成为观察我国高新产业聚集、创新创业培育的典型样本。

孕育光谷的“发展基因”,藏着哪些奥秘?

光谷产业发展凭什么能做成:“定力”+“魄力”打造“拳头”产业

本世纪初,国内曾出现过多地参与的光谷争夺战。不下10个城市出台过发展光电产业、建设“光谷”的规划。

面对激烈竞争,立足光电主业,既讲“定力”,又打“魄力”,是东湖高新区的应对之策。

烽火科技与长飞光纤,是武汉光谷建设的“扛旗者”。“光纤领域资本收益率并不高,比房地产、金融行业要差远了。”长飞副总裁闫长鹍说,“但我们始终保持专注,做好本行”。

不忘初心,专注创新。今年8月,烽火科技宣布,在全球率先实现了可供48亿人同时在一根头发丝粗细的光纤上通话的技术,这是连续5次刷新世界纪录。

同样的专注让长飞从完全依赖外方技术设备供应,发展成长为全球第一大光纤供应商,参与制定7项国际标准的全球“领跑者”。

目前光谷的光纤光缆产业,在国际市场占有率达25%、激光器等光器件产业国际市场占有率达12%,两项产业国内市场占有率都超过60%。

“光谷”之前冠上“中国”这个响亮的称谓,再无争议。

在烽火与长飞代表中国在光通信领域参与全球竞争之时,一家带有传奇色彩的医药企业,在光谷悄然诞生。

1988年,武汉大学7名硕士毕业后,选择下海创业:从公厕收集人体尿液,提炼治疗心血管疾病药物原料尿激酶。

“当初一共在武汉市区承包了20多个公厕。”武汉大学哲学系毕业的艾路明说,购置上千个用完的染料桶,分批摆在各个公厕;每天骑着三轮车,奔波各个公厕收尿。

依靠收尿提取尿激酶,这个小作坊企业成为光谷首家上市公司,现在每年推出一个临床一类新药上市。

人福医药打出牌子后,自2008年以来,光谷先后引进辉瑞、拜耳、华大基因等国内外知名生物医药企业,形成新药研发、医疗器械、医药生产、医药物流的产业体系。

在高端制造领域,目前联想、华星光电、国家存储器项目等一批企业,都聚集在光谷,芯片、显示、终端的产业链条已具雏形。

光谷凭什么吸引人:诚意+环境

10年前,正在美国工作的闫大鹏,从没有想到,他会来光谷。

如今,闫大鹏在光谷牵头研制两万瓦光纤激光器已完成装机,中国成为全球第二个掌握这项关键技术的国家。

借助光纤来释放激光能量的光纤激光器,属于最新一代激光器。过去一段时间,我国光纤激光器设备全部依赖进口。

闫大鹏2006年回国在武汉开会,成了华工科技“相中”合作的“意中人”。华工科技不仅是国内激光龙头企业,也是光谷重要的企业孵化器。

“华工科技负责人当时刚从广州出完差,晚上飞到武汉时,我已在北京准备第二天返美;没想到对方连夜从武汉追到北京,我们彻夜长谈,一拍即合。”闫大鹏回忆说。

闫大鹏决定在光谷大展拳脚的时候,华中科技大学本科生夏里峰正在收拾大学宿舍,前往深圳开始职场生活。

工作三年后,他回到武汉,遇到校友黄承松,两人创办的“卷皮网”,主打百元以下平价电商,现在年成交额达数十亿元,用户规模已近1亿。“在光谷,只要有创业火花,就能共同追逐创业梦想。”夏里峰说。

闫大鹏与夏里峰,代表着光谷近年来得以迅猛发展的两大关键群体:引进的科研人才和年轻的创业人才。

在这块51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高校与科研院所云集,聚集30多万名专业技术人员,80多万名在校大学生,是我国第二大智力资源密集区。

2009年,光谷开始每年投入上亿元资金,有针对性实施人才计划。入选者,最高可获得上千万元的无偿资助或股权投资。光谷推出实施“青桐计划”,吸引大学生纷纷留在或者回流光谷创业、就业。

目前,4000多个海内外人才团队,326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8000多名博士、4万多名硕士,以及上千个大学生创业团队在光谷聚集。

武汉市委常委、东湖高新区党工委书记胡立山介绍,“人才是创新的核心,是光谷的支柱。”他说,依靠人才聚集,光谷从“一束光”演变为“一座城”。

光谷制度打造有什么特点:放权松绑+政策“板凳”

走进光谷政务服务中心,前来办事的企业与个人川流不息。在这儿可以免费上网、停车,身份证明、办事资料复印也全部免费。

“免费复印,目的不仅是帮企业减少那每份5角或1元的复印费。”东湖高新区管委会政务服务局局长李世涛说,“这迫使职能部门努力实现无纸化办公,为下一步网上全程办理做好铺垫。”

在这里,审批和服务窗口设立的依据不是职能部门的权力,而是企业和个人办理事项。工作人员从“各管一摊”,变成“全科医生”。由此一次通过率从原来的不到30%,改革后达到90%以上。企业与群众办事平均等待时间,普遍缩短一半以上。

光谷体制机制创新,既包括放权,也涵盖松绑。高新区管委会定位为省政府派出机构,被赋予市一级管理审批权限;公务员实施全员聘用,组织部门备案即可引进任用。在东湖高新区管委会每周常务会上,“解决企业反映的问题”作为固定议题,每周雷打不动。

纵览光谷的“明星企业”,其起源大多可以追溯到高校实验室成果。然而,职务发明成果转化,始终面临“肠梗阻”。

东湖高新区科创局局长李世庭说,过去职务发明开展技术转让时,报价太高,企业觉得不划算不愿要;报价太低,事后可能被认定为“国有资产流失”,甚至有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

光谷在2012年出台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黄金十条”:高校院所科研人员携带在单位完成的科研成果创业,至少可获得八成股权,科研成果1年内未转化,完成人或团队可自主转化,至少可获转化收益70%。

在国家整体政策出台前,“黄金十条”为众多科研工作者提供了能转化成果的政策“板凳”。政策出台两年内,光谷就有600多项科研成果顺利完成转化。

光谷打造了怎样的文化和价值环境:宽容失败、关系简单

光谷,基础在光,发展在谷。“光”是支柱性产业,而“谷”则是与之契合的文化和价值观。

今年6月份一场国际展会上,天一宏业武汉科技公司获得一份1.5亿元意向订单。

天一宏业负责人张进从零开始,花费六年研制的日光灯集中电源刚问世,就遇上LED取代日光灯的产品更换期。是接受失败的结果,还是从头再来?

在高新区场地补贴、税收优惠、资本扶持等政策鼓励下,张进调研发现,此前的技术路线也适合LED行业。他选择咬牙继续,成功实现技术突破:有效延长LED灯的使用寿命两倍以上。

“在光谷,创业失败并不可耻,而是为下次成功铺路。”张进说。

对创业失败者,最长给予6个月的失业保险金,补贴已缴纳的社保费用50%;知识产权质押贷款,贷款本金损失的30%给予风险补偿;一系列政策,支持创业者们东山再起。

宽容失败之外,关系简单则是光谷文化的另一内核表达。“在光谷,不用刻意维护与政府部门的关系。”斗鱼网络公司副总裁袁刚说,很多事找政府打个电话,或发个微信就能办成。

追求简单,有其背后动因。光谷公务员队伍数量仅为相邻城区的五分之一。有限的管理人手与庞大的服务需求,让光谷日常运转保持扁平化、简单化管理方式。

现已是控股4家上市公司的当代集团董事长艾路明说,从成立至今,光谷伴随着各类大小企业,一起在创业。这种能够平等对视、共同成长的心态与做法传承下来,让政企之间都能简单相处。

过去五年来,企业总收入保持年均25%以上增幅的光谷,成为中部地区创新活力最强、经济增长最快的区域,已成为产业、政策、文化的“输出地”。

“聚全球资源,做世界光谷。”武汉市长万勇说,今日光谷,正厚植创新创业沃土,肩负“中国创造”战略使命,朝着“世界光谷”目标迈进。(执笔记者:钱彤、周甲禄、李劲峰,参与记者:陈俊、廖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