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春明:31年俯身甘当公交车“医生”

2017-04-11 09:06
分享到:
调整字体

   

郑春明(右一)和同事们在一起研讨汽修技术

甘于奉献

﹃工匠﹄专注

勤于钻研

(长江日报)他31年来累计整理汽修工作笔记150余本,总字数至少200万字;他用行动践行着工匠精神,创新机电维修技术、车辆工艺改造等300余项,累计节约车辆维修成本至少数百万元;他有着深厚的汽修理论素养与解决各种汽修“疑难杂症”的丰富经验,被誉为“教授”级汽修工;他的手机俨然已成武汉公交集团车辆维修的咨询服务热线,平均每天要接听汽修相关咨询、请教电话不下30个,他还常年传经送宝到武汉公交集团各大运营公司;他至今依然俯身忙碌在汽修车间一线,多年来一直都有外单位想高薪聘请他,但均被他婉言谢绝:“作为一名武汉公交人,我倍感自豪。为了每一台公交车的安全运行和市民的平安出行,我愿一直尽我所能,不遗余力地当好一名公交车‘医生’。”

他就是武汉公交集团第二营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公交二公司)保修分公司机电一体化班组组长郑春明。今年53岁的郑春明,1986年3月开始从事公交车辆维修工作,至今已整整31年。因工作业绩突出,他曾荣获武汉市“创新能手”、“岗位能手”以及武汉公交集团“年度标兵”、“总经理特别奖”等多项荣誉。

每天接咨询电话不下30个 公交人本色情怀写满担当

创新300余项工艺改造 “修病车一定不留一丝隐患”

31年写下200万字维修笔记 从“门外汉”成长为知名专家

在一般人眼里,公交汽修工的工作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脏更是辛苦,收入也不太高,但这些在郑春明看来都不值一提。

“目前,武汉公交日均服务着400万人次乘客,车辆维修工作作为公交运营的重要保障,责任重大,使命光荣。”郑春明说。

眼下,郑春明的手机号俨然已成武汉公交集团车辆维修的咨询服务热线。近日对郑春明的两次采访中,笔者都注意到,他的手机总是不时就会响起,打来电话的基本都是向他咨询或请教故障维修技术问题,他也都是十分耐心、细致地给予解答或提示。

“平均每天要接相关咨询、请教电话不下30个,最多的一天曾接到100多个电话。”郑春明说。目前,他每月的电话费至少都是300元。“能给同事们多一点帮助,我这点付出和投入很值得!”不少同事因晚上抢修车辆,有时也会打来咨询电话。为不影响家人休息,郑春明经常都是在家中客厅睡觉。

除了电话中沟通、指导外,郑春明还常年坚持到武汉公交集团其他营运公司进行现场技术指导、业务培训等,积极“传经送宝”。在他的带领下,武汉公交二公司的公交车辆电气机件的检修质量、技术实力和应急处置水平等,多年都位居武汉公交集团各大营运公司之首。每年都有其他营运公司的汽修工,主动申请到武汉公交二公司拜郑春明为师学艺。

越是逢年过节,公交越是忙碌。对“教授”汽修工郑春明来说,多年来节假日加班加点也早已成了习惯。

目前,郑春明每月的工资收入合计5000余元。多年来,有近10家其他单位,以月薪至少1万元欲聘请他担任技术总监等,但他都不为所动并婉言谢绝:“作为一名武汉公交人,我深感自豪与荣耀。为了每一台公交车的安全运行和市民平安出行,我愿不遗余力,尽我所能。”

“能让‘瘫痪’的车辆设备恢复正常,也能让‘患病’的发动机起死回生;努力做到让每一辆公交车都少出毛病不出毛病,努力让每一辆公交车都能安全地上路运营,这就是我们汽修工最大的成就与快乐。”郑春明话语很朴实。

2015年5月开始,武汉公交二公司一款油电混合动力公交车频发高压电池高温、发动机动力突然下降等故障引发路抛。仅当年8月份一个月,平均每天就有近15台相同故障的车辆回车间报修,不仅给线路正常运营造成影响,更给车辆的其他机件留下较大安全隐患。

郑春明带领班组成员经过数月攻关查找到故障根源,对车辆的逆变器小水箱进行技术革新。经过对比试验,此类型的公交车辆再也没有因为高压电池高温、发动机动力突然下降、逆变器过热等原因而引发故障。据悉,仅该项技术改造,就为武汉公交二公司节约了维修成本50万元。

包括上述技术改造在内,31年来,郑春明和同事一起创新机电维修技术、车辆工艺改造等300余项,累计节约了车辆维修成本至少数百万元。

去年底的一天,一位司机向郑春明反映说,他所开的公交车的发电机一周坏了两次,电瓶总是放电。郑春明随后召集班组成员,一起对照该车的图纸分析充电电路,一根线一根线地查,一个节点一个节点地找,最后判定并证实是充电系统短路。

但当大家清理完该车电路,换上发电机,试车一切正常后准备收工时,郑春明却要求继续检查发电机的N极线路是否能控制起动机的保护回路,结果一查还真发现了问题。“通过这件事,郑班长也让大家明白了车辆检修中一定要举一反三,修病车一定要修彻底,绝不能留下任何一丝的安全隐患。”汽修技工袁龙说。

郑春明是东西湖人,1983年高中毕业考入原市公用局公汽技工学校。“当时全市有1万多人报考,最终只录取了200人。”1985年中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当时的公汽二场当干事。次年3月,他主动放弃舒适的岗位,申请到车间当起汽修技工。“当时很多人不太理解,但我就是想做一点更接地气的工作。”

郑春明起初对车辆维修几乎是一窍不通,但他肯学愿钻研:下功夫向师傅学习,业余时间坚持自学。为有更多时间学习汽修技术,他干脆就住在单位宿舍,白天跟着师傅学基础,晚上跟着师傅现场观摩。别人要学半年的技术,他3个月就能熟练掌握。业余时间,他总是到书店、图书馆钻研汽修相关书籍。

更让人钦佩的是,从开始当汽修技工学徒至今,但凡工作中碰到的新问题,郑春明都会一一做下笔记,笔记内容总结了该问题的表现症状、原因分析、解决路径以及相关示意图表等。31年来,他的汽修笔记已写满150余本笔记本,累计字数至少200万字。

2009年起,公交车辆上机电一体化设备开始广泛使用,需维修技工熟练操作电脑。当年郑春明已45岁。“电脑开关机都不会,更不谈打字,我自费到电脑培训机构,利用业余时间学了1个月。”现在,他不仅能熟练使用电脑进行车辆故障检修,还能驾轻就熟制作出生动的车辆检修培训PPT等。

目前,武汉公交集团有各类公交车型30余种,郑春明对每一种车型的机械性能、机电线路图等都是了然于心。“对任何一种车型出现的机电故障,他基本都能脱口而出说出相应的解决办法。”最近几年,郑春明每年都会参与武汉市公交集团的公交车辆机电一体化维修与保养标准的制定。

撰文:王刚 陈璟 万建国  摄影:陈璟

 

责编: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