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管服"改革:全国31省份、国务院57部门已公布权力清单

2017-05-18 16:30
分享到:
调整字体

(人民日报)全国31个省份已全部公布省级部门权力清单,29个省份公布了责任清单;已有57个国务院部门公布了权力清单;自贸试验区的负面清单已从2013年的193项减至目前的122项……

2013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持续推进“放管服”改革,其中“清单管理”模式不断完善。制定政府权责清单,划定政府权力边界;试点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明确企业“法无禁止即可为”;加快编制行政事业性收费等各方面清单,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清单越合理、越清晰、越公开,简政放权改革效果就越明显。在近期国务院办公厅组织开展的“放管服”改革专项督查中,“清单”始终是一项督查重点内容,督查组每到一处,都认真查阅各类清单目录,深入了解落实情况。

亮出“家底”,把权力装进制度笼子

“辽宁把编制权力清单作为简政放权的重要步骤,主动亮出‘权力家底’,目前省级权力清单调整到1735项。”

“湖北推行市县通用权力清单,确定市级政府部门通用权力事项3737项,县级通用权力事项4115项。”

“陕西开发建成了标准统一、资源共享、业务协同的权责清单统一发布平台,在省市县镇四级的政府网站同步运行。”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下,目前全国31个省份已全部公布省级部门权力清单,29个省份公布了责任清单,17个省份公布了市县两级政府的权责清单,一些省份还对制定乡镇政府权力清单和村务工作权力清单进行了积极探索,突出呈现从严、从细、从实的特点。

权由法定。吉林将凡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权力事项一律取消;凡是需要法律授权的,一律按照法定程序调整,目前省级设定市县实施的行政审批事项取消调整34项。

权责一致。安徽跳出“针对部门讲责任”的惯性思维,转而针对每项行政权力,逐条编制责任事项和追责情形,让隐形责任显性化、宽泛责任具体化、粗放责任精细化,实现权责清单深度融合。

规范标准。江苏加快推动省市县权力清单标准化工作,确保在省市县三级,相同权力事项的名称、类型、依据、编码统一,同时明确层级分工,压缩自由裁量权。

精细设置。北京明确9类行政职权116项共性责任,同时着眼于治理“大城市病”,制定10多个专项责任清单。如“缓解交通拥堵专项责任”清单,就涉及10余个部门和属地政府140余项责任。

严防漏洞。河北着力从群众不满意的地方改起,针对行政许可中介服务与政府部门存在利益关联等问题,全面清理有关事项,铲除“变相审批”“隐性审批”,堵住权力寻租的每个“漏洞”和“偏门”。

记者在随行督查中还了解到,在地方政府全面公布权力清单的基础上,2016年开展国务院部门权力和责任清单编制试点,目前已有57个部门公布了权力清单。“接手审改工作以来,我们用‘笨’办法、下‘硬’功夫,经过反复甄别核实,剔除部门单向指定、拨款等内部管理事项以及重复计算和不真实事项,增补实际在批但没有列入目录的事项,最终确定了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总清单,牢牢锁定了改革底数。”中央编办(国务院审改办)有关负责人表示,在此基础上,“摁住葫芦抠籽”,保障了一项项改革扎实有效推进。

压缩“负面”,为“双创”扫清制度障碍

编制公布清单,既是把权力装进“制度笼子”,也是妥善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实现“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近年来各地各部门坚持问题导向、坚持改革创新,持续推进投资审批、职业资格、涉企收费等领域改革,试点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为“双创”扫清制度障碍,为企业发展营造更优市场环境。

时间就是效率,但一些项目审批事项多、程序繁、耗时长,怎么办?

2013、2014、2016年,国家发改委3次修订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中央层面核准项目削减比例累计约90%。

年轻创业者不缺激情、想法,缺的往往是市场准入的各类资格证书,怎么办?

2014年以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全面清理职业资格,制定国家职业资格目录清单,明确要求清单之外一律不得许可和认定职业资格,清单之内除准入类职业资格外一律不得与就业创业挂钩。

一些企业反映,各种名目的收费令其无所适从、不堪重负,怎么办?

涉企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等一律清理,明确制定清单。“我们下大力气清理规范各类涉企保证金,2016年仅建筑业一个行业减少的企业保证金就达到1700亿元。”住建部建筑市场监管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全国各地上报的建筑业保证金种类多达200余项,如果充分使用银行保函来替代现金,下一步仍有更大清理空间,至少盘活万亿规模资金。”

一方面,政府应坚持“法无授权即禁止”,一方面,市场在追求“法无禁止即自由”,“负面清单”恰是这些原则的直观、综合反映。2013年以来,商务部先后在上海、广东、天津、福建4个自贸试验区试点实施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广受好评。

为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目前“负面清单”也在国内市场试点推行。记者在督查中了解到,内蒙古包头市已率先探索建立了15大类100项投资领域负面清单,清单之外的投资项目一律实行备案制。企业办理开发项目立项,只需填一张表,当场即可拿到立项备案手续,办事效率明显提高。

“非禁即入、非限即许”是民间资本参与重庆市项目建设的基本原则,当地不仅不设任何排斥民间资本投资的条件,还在不断压缩“负面清单”,支持民间资本进入基础产业、基础设施、社会事业、农业农村等领域。据统计,2016年,重庆全市民间投资增长11%,民间投资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比重达到51%,成为稳增长的重要力量。

杜绝擅权,抓关键强化制度落实

有清单,并不等于有实效,关键在于“照单履职”。督查过程中,清单落实情况始终是督查组关注的重点,推动各地区将制度建设、监督检查、严肃问责等结合起来,防止清单被“写写挂挂”。

如何防止清单之外擅权扩权?广东率先以地方立法的形式出台《广东省行政许可监督管理条例》,结合广东实际,对五种情形进一步明确作出“不得设定行政许可”的规定。《条例》自2015年1月1日实施以来,广东对有关文件草案拟新设的100多项具有行政许可性质的事项进行严格把关,均不予新设,有效防止行政权力“一边减,一边增”。

如何确保清单之内规范运行?山西除省市县三级编制权责清单和部门运行流程图,还专门编制了廉政风险防控图。针对权力运行中容易滋生腐败的重点部位、关键环节,深入查找每项职权运行的风险点,并对风险点分类定级,强化对职权运行的动态监控。

如何保证清单与市场形势变化保持同步?“自贸试验区的负面清单已从2013年的193项减至目前的122项,未来还将进一步缩减。”前不久商务部透露,在最新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中,2015年版的93条限制性措施被减至62条,旨在营造更宽松、更健全的市场环境,进一步打开中国开放的大门。

“之前,有的部门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职权,审批流程也不尽规范,自由裁量也比较随意。百姓也感觉政府部门管得多、办事难,真有事情还不知道找哪个部门去办。”督查期间很多地方表示,清单制度的建立健全,明确了权责事项,规范了政务服务,压缩了腐败空间,释放了社会活力,广大群众越来越满意。(记者 张 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