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教师来汉当“陪读妈妈”

2017-06-27 10:14
分享到: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上周末,一对美国母女走进武汉华美达天禄酒店,她们这里走走那里看看,坐着电梯上上下下,那位美国妈妈还用中文嘀咕着:“好多都变了,不认识了。”她叫Rachel,中文名瑞秋,2001年,她曾在武汉生活过一年,在这家酒店做英语培训。

瑞秋2002年离开武汉的时候,是和一个武汉小伙子牵着手走的。15年后瑞秋带着女儿回武汉,她给了自己一个特殊使命,让女儿在武汉读小学,让女儿和爸爸的家族建立起纽带。为此,她打算暂时放弃在美国的工作,来武汉当“陪读妈妈”,让孩子爸爸在美国“留守”。

想把女儿“择校”回武汉

当年,瑞秋和武汉小伙子何涛回到美国,两人辛苦打拼。何涛当过厨师端过盘子,如今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瑞秋在匹兹堡大学教英文和写作,还在另外两所大学兼课。

瑞秋夫妇给女儿取了中文名,叫瑞兰。一半中国血统的瑞兰已经8岁,十分伶俐可爱,在美国读到二年级,也会说中文。瑞秋说:“在家里,我们逼着她讲中国话,这样她慢慢就学会了。”此外,瑞兰还要上匹兹堡当地的中文学校。

可是瑞秋还不满意,想要女儿回武汉接受教育。她说:“我自己是20岁才开始学中文,到现在20年了,还是比较烂,发音改不了;如果瑞兰到中国学一年,相信她的中文和数学都会有很大进步。”

为什么瑞秋如此执着于中文?当年她读大学的时候,接触到一位中国老师,从此爱上中国文化,来中国旅游、打工;她在武汉期间认识了何涛,何涛追她的招数之一就是“我会教你说中文,我会一直和你说中文”。

如今瑞秋要把这份中文情缘传递给女儿瑞兰,瑞秋说:“如果瑞兰不会说中文,她永远也没法和她爸爸的家庭交流。那天我看到瑞兰在和她的爷爷讲中文,她的爷爷也努力地憋着普通话和瑞兰讲话,这是我回武汉来最感动的一件事。”

放弃美国大学工作来“陪读”

瑞秋在匹兹堡也认识不少中国夫妇,她说:“他们很多都是一个在美国一个留在中国,为了孩子有更好的发展、受更好的教育,他们愿意付出这种代价;美国夫妻就不愿意这样,只有出现问题的家庭才会分居;所以我就想,如果中国人可以为了孩子牺牲,那么我也可以。如果瑞兰能够在武汉上小学,我会在武汉这边找份工作来陪读。”

时隔15年再回武汉,瑞秋很有感慨:“楼房多了,车多了,桥多了。但是还是比较安全,我可以放心让瑞兰在小区里玩耍,不必时时刻刻盯着她。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武汉人变得更快乐了。”

记者李煦

瑞秋和女儿瑞兰记者何晓刚 摄

 

责编: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