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老汉口重塑武汉女性形象

2017-07-07 09:24
分享到: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 记者周满珍)武汉作家姜燕鸣的长篇小说《大智门车站》近日出版,7月6日,姜燕鸣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畅聊她的老汉口情结以及她试图通过小说创作,重塑武汉女性形象,弥补古典美在武汉女性文学形象中的缺席。

从《汉口之春》到《倾城》《大智门车站》,姜燕鸣的3部长篇小说均是中国作协年度重点扶持篇目。以老汉口为背景,缘于她浓厚的汉口情结。她从小生长在汉口,成长半径基本围绕汉润里、方正里、六渡桥展开,从小在祖辈那里,耳濡目染,听说了不少汉口往事,一些人物、场景,更来自亲身经历。陪伴她长大的外祖母去世之后,便拿起笔,从2002年开始老汉口系列的创作。

与池莉、方方写上世纪80年代以后的武汉风情不同,姜燕鸣的小说背景,都始于老汉口,时间跨度到上世纪80年代,写消失的老字号,写老汉口风情,有着浓厚的怀旧氛围,情感丰沛。她笔下的女人群像,除了火爆、泼辣等标签,还有温柔、优雅的一面。这也来自她自身的经历,她的祖辈是徽商,从徽州到老汉口闯荡,知书达理。因此,她想借小说重塑武汉女性的形象,重拾武汉女性缺席已久的古典美,为武汉女人正名。

新作《大智门车站》,以京汉铁路的南端终点站——大智门火车站建成为背景,作为铁路集散地,各种人物怀揣梦想前往大汉口,由此引发一系列人间悲欢。为了真实再现那个时代大智门周边与租界的面貌,姜燕鸣几十次围绕大智门车站的站楼,走走看看,找人打听铁路史、租界史,查找资料,从街道、茶园、舞厅,确保细节精准到人物的称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