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挥谈艺录》

2017-07-25 09:42
分享到:
调整字体

 

《艳阳天》剧照

《哀乐中年》剧照

《太太万岁》剧照

(长江日报 记者周满珍)在中国影剧史上,石挥才华横溢、特立独行,是享誉上海的“话剧皇帝”、影坛巨擘。他出身名门,家道中落后,混迹京城天桥。投身艺术,自成一派。这位享誉上海的话剧皇帝,代表作无数,如话剧《秋海棠》《大马戏团》,电影《太太万岁》《哀乐中年》《假凤虚凰》等,均呈现了大师级的表演水准。就连自诩“站着把钱赚了的”姜文,也视他为偶像。

今年5月再版的

《石挥谈艺录》

,收录了《秋海棠》等10篇演出手记,条分缕析角色塑造全过程,堪称石挥表演艺术的揭秘档案。辑录的14篇探讨提升演技层次、艺德等文章,映照今日被观众诟病的偶像抠图式表演,演什么角色都在演自己等,《石挥谈艺录》堪称演戏、做人教科书。

关于演员的自我修养:多读书,由根起

读《石挥谈艺录》可以发现,石挥一直是学习型演员。1940年南下上海之前,石挥在北京剧社的演出没有报酬,“常常饥一顿饱一顿。”剧社成员陈书亮却多次在文津街的北京图书馆见到他在用功读书;他勤于创作,能写能导也能翻译,为《雷雨》《茶花女》《日出》谱写过主题曲,被人称作“音乐家”。

戏剧大师黄佐临回忆,为了更加符合演戏的要求,石挥尽量改造自身条件。他腿部受过伤,走路姿势不好,硬是把步伐纠正过来了。他嗓音纯厚,还特地找了个声乐教师练唱。他从小读书不多,更没念过英文,为了看懂外国演剧理论,自己翻译了美国戏剧家塞缪尔·塞尔登的《一个演员的手册》,既学理论又学英语。

石挥认为演员不能随意创造角色,“首先要研究剧本”,还要“由根起”,研究剧作者,演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必须先研究莎士比亚个人的生活,思想及婚姻生活和“恋爱观点”,他说,“这点功夫必须要下。下足了,以后无论演莎翁作品中的哪一个角色,它的心灵一定会很自然地流露出这些本质来”。

《石挥谈艺录》

石挥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呼唤阳刚之气

和人味儿

石挥在《体格锻炼与戏剧》提倡借鉴京剧的练功,“乱世之时,群妖出现,正统皮黄已失原色,只待一日有一个好伶工出现,‘尤其是好铜锥’,国家就有望了!”他借京剧表达国家文化中不可缺少阳刚之气,戏剧发展离不开体格锻炼,“舞台上需要排骨演员,需要体格好一点,有点雄赳赳的演员。”石挥很重视演员整体形象,他在上海的成名,也得益于他的“北派”气质和浑厚而纯正的北方口音。

石挥的表演还追求“人味儿”。他向生活求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坚信“丰富的经验加有力的表现才有美满的作品”。1942年演出《大马戏团》,他演的慕容天锡,每场演出都保持着新鲜感,即兴创造,赋予角色新的光彩。终于在演到倒数第二天时昏厥过去,医生赶到后台检查完了,看了看满面油彩的病人说:“没啥,这个人就是老了点儿!”慕容天锡的妆是六十岁,而石挥却只有二十六七岁,真竟把医生也蒙住了!

石挥在现实生活中也富有男儿血性,查看当年的剧界新闻,他常常带着一班演员频繁跳槽,为低工资而抗争。

(记者周满珍)

关于演技:第一印象是抓住观众的绝好机会

在《演员如何才能抓住观众》一文中,石挥认为演员的任务是“设法先‘抓住观众’,再把观众送到戏剧活动中,使他们也成了戏剧演出的一分子,直接了解剧情、接受刺激”。

石挥将第一印象视为抓住观众的绝好机会,演员对上场的时间要精确的计算切实,节奏要紧凑,上场的时间、力量、心情恰恰是观众所需要的,被抓住以后的观众,对演员有同情、关心、亲切,他们会随着演员的呼吸而波动,神经、脉搏、肌肉无一处不受演员支配。

石挥表示,“抓住观众”的方法还有很多,声音、情绪、动作,切记不可用鬼脸,大声呐喊,或是做一个滑稽动作,那是最要不得的东西,那是戏剧艺术中最下流的。

还有表演的分寸:“使观众觉得你的演技并没有全盘托出,一定还有更美妙高超的演技在后面,在质与量上留下渴求与期待。”“使观众满意,但不使观众满足,一贯平衡的演下去必遭观众抛弃!”

关于艺德:不走心和抢半步都要不得

在《演员的离心力和向心力》一文中,石挥认为演员在舞台上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语都应该是向心的,表现角色的个性,助长故事的发展,辅助对手做戏,这是向心的表演。他举例说,某公司要拍片子,首选“能卖钱的女主角”,一切也就随着这个女主角而决定了,她——女主角会唱洋歌,于是导演想法在片中插入一支洋歌;她会唱京戏,于是又加上一段京戏;她会舞剑,便再加一场舞剑;她会……这或许会卖座,但绝不是艺术作品。

有些演员在动作上有独特的几招,在任何戏中都施用起来,他知道做出这个动作,观众就会鼓掌,就会笑。石挥把投降观众、取悦观众,视为离心的表演,不但损害了整个演出,并且毁灭了作者的生命。

石挥认为,还有一个方法是最要命的,就是抢半步!有些演员,因为资格老,名气大,总以为自己在舞台上最应当处于重要的点上,不论剧情发展到什么程度,他总是要抢半步,自己做戏的时候尽量夸张,用以博得彩声——认为只要观众喝彩就是至高艺术——在别人做戏的时候,不但不给予对方以应有的反应,反倒任性地做些离心的与不必要的动作,把观众的注意力都投在他一个人身上。这种抢半步的行为,石挥给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当心。

 

责编: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