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七会议”召开90周年 党史专家方城:党在汉取得对中国革命认识的重大进步

2017-08-07 09:49
分享到: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 记者欧阳春艳

今天是“八七会议”召开90周年。“作为由大革命失败到土地革命战争兴起的历史性转变的标志,‘八七会议’以其在中共历史、中国革命史、中国现代史上的重要地位,以其对中共历史、中国革命史、中国现代史发展的深远影响,而永载史册。”昨日,我省党史专家、省党史学会副会长方城在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说,“90年前的武汉是中国革命的中心,这样一次重要的会议能在武汉召开,值得每个武汉人骄傲与铭记。”

使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绝处逢生

八七会议虽然会期短暂,主题却是审查和纠正党在大革命后期的严重错误,决定新的路线和政策,讨论和解决的都是关系党和革命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

方城说,“如果不像八七会议那样对过去有一个毫不含糊的批判,要使全党在精神上迅速振奋起来,在指导思想上实行根本转变,是不可能的。”

会议确立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这一决定,既反映了中国革命的根本要求,又适应了现实斗争的需要,回答了此时中国革命所面临的要害问题。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对中国革命认识的一个重大进步。”

方城认为,八七会议在今天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八七会议是在大革命全面失败的天塌地陷之际,树立起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坚固柱石顶天托地,使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绝处逢生。八七会议顶天托地的壮举,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人敢于担当的魄力、危机处理的能力、自正自净的活力、坚持探索的毅力,而这些力量的根本,均在于信仰信念的定力。这种超乎寻常的主体力量,体现的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为当今治党治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了宝贵的政治财富和精神资源。”

南昌起义体现八七会议确立的方针

方城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会议作出的各项决定是在会后贯彻执行,八七会议却是例外。史实表明,八七会议之前,中共中央改组之后,就开始了党的方针的转变,并连续采取了一系列行动。”

八七会议之前,中共中央除发表《对政局宣言》《对于武汉反动时局之通告》、制定《目前农民运动总策略》《关于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大纲》之外,最重要的行动就是8月1日举行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的开始。

“可见,在八七会议之前,中共中央新的方针已经开始付诸实施,八七会议是以中共中央紧急会议的形式将党的重大决策合法化。所以,邓小平后来说,‘虽然八一南昌起义在八七会议之前,但八一南昌起义也是体现八七会议方针的’。”方城说。

指引党进入独立领导革命战争的新时期

八七会议以后,中国共产党人按照中共中央的部署和会议确定的方针,在黑暗中高举起革命的旗帜,以血与火的抗争回答国民党的屠杀政策。党派出许多干部分赴各地,恢复和整顿党的组织,组织武装起义,标志着党进入了独立领导革命战争的新时期。

当时,主持中共中央工作的瞿秋白向毛泽东征求意见,准备让他到中央机关工作。毛泽东说:我不愿住高楼大厦,我还是要上山,和绿林交朋友。随即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回湖南,发动和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1927年9月9日,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与此同时,湖北秋收起义爆发。11月13日,黄麻起义爆发。12月11日,广州起义爆发。除这几次规模较大的起义外,党还先后领导了海陆丰、琼崖、鄂豫边、赣西南、赣东北、湘南、湘鄂西、闽西、陕西等地区的武装起义。到1928年初,党先后发动近百次武装起义。这些起义,高举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旗帜,给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政策以有力回击。

方城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人坚持实行‘八七会议’确立的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方针,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把立足点由城市转入农村,发动和依靠农民群众,创建工农红军和红色政权,在农村建立根据地,逐步走上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最后取得全国胜利的符合中国实际的正确革命道路。”

八七会议会址文物陈列柜    (八七会议会址纪念馆提供)

 

 

责编: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