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2017-08-08 09:46
分享到: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 记者周满珍

《我们》,号称中国第一本关注医生群体的挫折、烦郁及省思的书,近日由漓江出版社出版。作者孙晓飞,《中国老年》杂志主编,历时一年多,通过大量田野式调查写成。

《我们——医与患:相爱,还是伤害》

孙晓飞 著

漓江出版社

既要发现问题,也要积极寻找解决之道

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孙晓飞说,他对医患关系的思考,源于国内一个顶尖的神经外科医生团队——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其首席专家凌峰曾是凤凰卫视女主播刘海若的主治医生。刘海若2002年在英国旅行时遭遇意外,深度昏迷不醒。在凌峰及其团队的救治下,脑复苏成功,转危为安,引起国际医疗界的广泛关注。

后来,孙晓飞的一位朋友患病,也经由凌峰,妙手回春。这两件事情引发了孙晓飞强烈的兴趣和冲动,他历时三个多月,见缝插针,利用医生的午休时间,完成了对科室医生及患者的海量采访和田野式调查。

刚开始采访的时候,他深感这么好的团队,在中国很少见,本想单纯颂扬的。但在写作过程中,他改了主意,觉得一本书只讲述一个医疗团队的故事是不够的,眼光应该更宽阔一些,呼吁全社会关注医生这一群体,探究医患关系。

他认为,“一个有良知的学者,既要发现问题,指出问题,同时要积极寻找解决之道”。

孙晓飞花了7个月时间,读了三十几本书,包括福柯、哈贝马斯、梁漱溟的著作以及《中国儒学史》,在几百万字的资料中,写完这本书,融会中西思想精华。

带着患者5%的重压,去解决100%的问题

孙晓飞开篇就吁请“重建多重伦理关系”,首次从身体政治、医疗政治、医生的知识权力以及中国传统伦理文化与医患纠纷的解决等角度,观照医患关系,重新发现和认识医生。

其中章节《病人永远不知道的那5%》,来自北京宣武医院神经介入外科副主任梁建涛的披露。

他告诉孙晓飞,做手术,并非一是一、二是二,没有很客观的标准,比如切肿瘤,到底是切除了100%还是切除了95%,手术助手都看不出来,只有主刀大夫自己才知道。事实上,一个100%大的肿瘤,切到95%的时候,是最考验医生良心的时候,切了95%,无论是患者术后的感觉,还是核磁复查,都是完美的。但那5%切没切,只有大夫一个人知道。

“有的时候,并不是医生懒惰,而是切除这5%的精力和风险,可能会远超那95%,因为这5%非常不好切,如果与神经或血管粘连,或者有其他未知情况,一不小心,就会让医生的一世英名誉毁于一旦。”梁建涛郑重其事地说。他坦言,留下这5%不切,可能5年后肿瘤就会复发;切掉这5%,可能完全不会复发,或者20年后才会复发,所以,这5%切还是不切,是一个重要的试金石。

病人永远不知道这5%的秘密,对其人生的重要性难以估量:有这5%,对于自己和家人意味着长久的幸福,没有这5%,则意味着还会噩梦重温。

病人更永远不会知道这5%对于医生的重压:面对到底要不要做这5%,医生会在自己的内心掀起什么样的风暴,承受多少巨大的折磨。

这5%可以永远成为只有医生才知道的秘密,但还是有些医生愿意放弃独守这个秘密,尽可能地去为病人解决100%的问题,100%地尽责。“为了这5%,医生自己和医院都要承担巨大的风险,这时候,往往是考验医生良知和技术的时候,对于好医生来说,技术永远服从于良心”。在梁建涛看来,好医生不仅胆大,更需要“艺高”。对这类医生,孙晓飞希望患者多给予信任,相信医生的职业操守。

从我到我们,像夫妻一样共同战胜疾病

孙晓飞发现,目前的医患关系,很多关注者都是感情用事,谈不到点子上。其实根源在解决机制,在各方的人员组成上,存在着问题。现行机制里缺乏中国智慧,比如传统社会里的伦理机制,没能引入。

孙晓飞倡导设置的机制,其实想法很简单,即为医患双方增加社会缓冲带。具体来说,为医院一方,增加医疗管理机构、社会组织,他们有一定的医学知识,同时,像所有的社会工作者一样,去体会患者的心情,倾听他们,洞察他们,关切他们,了解他们的真实需求。对患者一方,增加父老、乡贤等传统伦理机制。参与商谈的力量多了,制约的因素也就增加进来。

《我们》出版后,受到了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教授杨燕绥等人的推荐。孙晓飞认为,关于医患关系,此前不乏人文医学者关注,要么写得过于学术,要么过于窄化,都不能深刻地揭示问题真相。为此,他特意写了一章与医学史有关的文字,让读者对现代医学有个框架性认识,再来探讨医患关系。

孙晓飞认为,“医患实际上是一个社会共同体,我在书里把它列为伦理共同体。”他把最和谐的医患关系比拟为夫妻关系,最好的医患关系不明显区分你我,而是夫妻之间要建设的一个概念——“我们”,共同面对和战胜疾病。医患是处在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同一个敌人就是疾病,并站在中国伦理哲学的角度,将医患之间的伦理关系要逐渐过渡到类似于夫妻这样的伦理关系上。

孙晓飞期待有更多医学院的学生、老师、负责人、医疗管理人员读到这本书,比如医学院或者综合性大学的社会学系,能否辟一些试验区,让一些创新型医患关系在此得以实践,成功的话,将经验向全国推广。不成功的话,也知道症结在哪里。

 

 

责编: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