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科技兴军当用好辩证思维

2017-11-15 09:44
分享到:
调整字体

科学技术是军事发展中最活跃、最具革命性的因素,每一次重大科技进步和创新都会引起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深刻变革。着眼建设世界一流军队,以科技推动战斗力发展,需要运用辩证思维处理好科技兴军事业中一些重大关系。

正确把握思维理念转变与实践创新的辩证关系。思维理念是客观事物、实践过程作用于人脑的产物,同时又反作用于客观事物和实践过程。正是思维理念与实践过程的相互作用,推动了军事科技及武器装备的发展与进步。推进科技兴军事业,必须把正确处理思维理念转变与实践创新的关系突出出来。一方面,要以理念转变引领实践创新。在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陷于战略被动。推进科技兴军,要求我们必须摆脱惯性思维、路径依赖、习惯做法的束缚,既要坚持自主创新这个战略基点,又要注重开放借鉴;既要重视基础研究,为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持续发展增强后劲,又要抓住现实矛盾和突出问题,等等。另一方面,要以实践创新促进理念转变。恩格斯在《对塞瓦斯托波尔的围攻》一文中说:“在长久的和平时期兵器由于工业的发展改进了多少,作战方法就落后了多少。”失去技术敏感,离开对先进军事技术的追踪,军事思想的发动机就会熄火。适应科技兴军事业的推进,必须善于探索科技发展规律及其未来发展趋势,使科技兴军事业沿着“实践创新-更新理念-指导实践”的科学路径不断上升。

正确处理需求牵引与技术推动的辩证关系。矛盾所反映出来的斗争性和统一性是事物运动的基本过程。军事需求与技术上的可能性是一种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的矛盾关系。军事需求实现受到技术可能性的制约,但军事需求又给技术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推进科技兴军事业,一方面,要探索军事发展规律、把握趋势。科技兴军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在武器装备的发展上,设计武器装备一定程度上就是设计未来战争。前些年,美军先后中止了“科曼奇”直升机、陆军“未来作战系统”等一些项目,主要就是考虑到作战需求变化和技术实现的可能问题。应在把握军事发展趋势的基础上综合考虑技术风险、经济风险、进度风险等各方面因素,提出军事需求,确保研发和生产的武器装备适应能打仗、打胜仗要求。另一方面,要透过现象把握本质。事物的现象是外在的表现形式,可能是正确的,也可能是歪曲的,只有透过现象看本质才能得出正确结论。现在,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国际军事竞争格局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未来军事需求是什么,技术发展向什么方向努力,已经成为关乎科技兴军战略的最根本问题。这要求我们必须提高技术认知力,对国外媒体渲染的一些新颖技术要加强甄别;必须透过现象看本质,把现代战争的制胜机理搞透,把军事需求搞准。

正确处理重点突破和全面推进的辩证关系。重点论是矛盾分析法的重要观点。科技兴军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到理论、技术、训练、体制、管理等多个领域、多个方面,需要统筹谋划、协调推进。在众多领域中,必须在落一子而全盘活的科学技术上用力,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防止避重就轻、避难就易、避实就虚。一方面,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推进。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基础研究,要扭住不放,突出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紧跟世界新军事革命特别是军事科技发展方向,努力缩小关键领域差距,尤其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等一旦取得突破,影响将是颠覆性的,甚至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必须重点突破,以点带面,让一切战斗力要素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源泉充分涌流。另一方面,要统筹兼顾避免顾此失彼。现代战争是体系和体系的对抗,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作战形式。科技兴军是一个整体,要坚决防止木桶效应。要学会弹钢琴,把握好科技兴军各个领域、各个环节、各个过程的关联性和耦合性,避免畸轻畸重、顾此失彼,避免各行其是、相互掣肘。加强军队各个层面、各个领域的统筹协调,防止出现盲区和死角,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与官兵战斗力息息相关的技术绝不容忽视。

正确处理科技创新与制度创新的辩证关系。制度的生命力在于因时而变。当制度与科技创新相适应时,就能促进科技创新,反之则阻碍科技创新。破解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战斗力转化不顺、不畅的痼疾,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打通科技创新链条上存在的制度体制机制关卡。适应推进科技兴军事业需求,一方面,要坚持科技创新、制度创新一起抓,两个轮子一起转。另一方面,要把握制度改革重点,坚决拆壁垒、破坚冰、去门槛,破除制度藩篱和利益羁绊,构建系统完备的科技军民融合政策制度体系。 

(解放军报2017年11月15日)

责编:刘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