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记忆程为敏——评《盐水情殇》

2017-12-29 11:49
分享到:
调整字体

 

《盐水情殇》 邓斌 著

人民日报出版社

(长江日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近日阅读覃炜明先生的散文集《活在吾乡》,让我进入了覃炜明曾经生活的乡村、和他笔下的那些同样质朴简单的农民:作者的父亲、母亲、继父、堂姐、舅父……这些亲人,和阿娘、七嫂、三伯爷、二伯娘、一兄……这些和他童年有过交集的左邻右舍;白鸡、莫冲、莫背、屋地、不田、古和……这些留下他童年、少年足迹的村居小巷。

乡土社会的生活是富于地方性的。这些人,这些地方,名不见经传;但是这些人和这些人生活的环境,他们的生与死、苦与乐,他们的挣扎和选择,乃至一些粗野和鄙俗,通过“组合”以“居住族群”的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这些人和这样的环境就为我们研究一个特定时期和特定环境的南方农村和农民提供了一个比较难得的样本,甚至是“孤本”。

记忆是有温度的。读《活在吾乡》,就让我们感到在读一段有温度的记忆。作者用整整十年时间,通过熟练的散文表达形式,回忆自己的亲人、邻居、师长、童年的伙伴与童年少年的足印,穿插记忆中的不少精彩细节,让我们看到一个无名的小山村的风俗、民风,和在一个不算漫长但是也不是短暂的时代里,一个小人物在一段岁月里的见证、努力乃至挣扎。作者作为来自社会底层的人,记述底层人的生活和命运,让后代知道有这样的祖先、这样的近邻、这样的同龄人,他们经历过这些命运,给历史留下这些底层人的影像。作者在用心向我们讲述他那些有温度的记忆。

从《活在吾乡》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些小人物的点点滴滴。如作者脑海里回忆父母的印象,就特别“烫”人。他回忆妈妈,妈妈的愿望是自己的孩子能找到一个有鞋子穿的工作;他回忆爸爸,对爸爸没有很清晰的印象,最清楚的是爸爸洗手的细节,让人感慨万千。

对亲人的记忆,往往是最有温度最富有情感的记忆。

当然,一个普通民众的记忆,并不能够等于实际的历史。实际上个人的记忆有点像盲人摸象,摸到的每个部分都是整体的一部分,但肯定不是大象的全部。虽然如此,但是我仍然相信,研究中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农村特别是南方山村,研究那个时代的农民的生活与命运,《活在吾乡》里边都有一些非常鲜活的例子,相信这些例子可以让你触摸和感觉曾经的岁月,和社会、人类这一个“大象”的某一个部分。

 

责编: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