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的代价是“高价”——评《廉价的代价》

2018-03-09 16:33
分享到:
调整字体

 

(解放日报)从世界——生态的理论体系来重新看待资本主义的全球扩张,将资本逐利的历史进程一一剥离,从根源上理解资本的本质,是《廉价的代价》这本书给人耳目一新之处。

很多人对《百年孤独》的开头第一句话耳熟能详,但不知道这部伟大小说的第二句是:世界太新,很多东西还没有名字,要指称只能用手指。很多东西没有名字,大航海时代的哥伦布不断去发现新的边疆,去为这些新事物命名,而当资本主义在全球进行扩张,将殖民地纳入宗主国的经济网络中,也为这些新事物一一标明了价格。而这一定价的标准即来源于资本主义的发展策略。

自然、金钱、工作、关怀、食物、能源、生命,这七件事物形成了资本主义世界,也将塑造资本主义的未来,它们在资本主义发展的长河中,被定义为廉价,用来换取资本主义百年的繁荣。廉价,即意味着不顾及后果的索取,不计补偿的使用。廉价是一种策略、一种手法、一种暴力,是资本主义将无法度量的生命延续关系转化成生产与消费这个闭环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这些与人、自然休戚与共的事物被最大程度低估了。

要明白资本主义是如何把自己摆在了“上帝”的位置,来为世界定价,就必须厘清一切政治经济权力背后的思想渊薮,法国哲学家笛卡尔对此的贡献不可磨灭。笛卡尔将心灵和身体区分开,并分别称之为“能思考的东西”和“具有广延的东西”,而人类是会思考的事物,“自然”则充满了广延性。高扬人类的理性之光是一代启蒙运动思想家的精神标的,但这也同时意味着“自然”成为了人类社会的附庸和从属。笛卡尔进一步阐发了其哲学的现实意义:欧洲文明必须成为自然的主人和所有者,“社会”和“自然”不仅仅在存在上是分开的,“自然”要被“社会”所控制和主宰,换言之,笛卡尔的观点奠定了资产阶级革命的思想,也塑造了资本主义力量的逻辑。而另一位将这一社会—自然二元论完善成为哲学理论的,则是喊出“知识就是力量”的弗朗西斯·培根,培根在自然面前更加自信,野心也格外露骨,他说,“一定程度上说,科学应该折磨自然,让他吐露秘密。”自然与社会、男人与女人、宗主国与殖民地、欧洲人与奴隶,这种二元划分实际上是重建一个为我主宰、为我服务并供我享用财富的世界,这一思维方式的变革,将对于物质、事物的思考凌驾于对事物之间关系的思考,自然被视为社会商品,人类通过科学建立起对自然的主人翁地位。

当自然被踩在人类脚下,还有什么能超越自然的呢?当人类对自然的探索表现出一往无前的勇气时,一切能为资本服务的东西必然被毫无节制地拿来加以利用。在欧洲,大量森林被砍伐,土地被用来创造比从事农业更高的价值,而这带来的是自然环境的破坏,极端气候频发,摧毁了农业本来的良性发展方式。为了提高农业的产量,大量农药、化肥用于作物生长,大量的价廉物美的粮食支撑着社会繁荣。农民失去了土地,来到城市,加入产业工人的队伍,这些廉价的劳动力支撑着制造业的发展。

在殖民地,葡萄树、甘蔗树取代了原始地貌,种植园建立起来,又逐渐形成了在当地酿酒作坊和初级制糖业,葡萄酒和方糖被运回欧洲,资本涌入殖民地,奴隶被合法地运往这些新开辟的“边疆”,在殖民地与宗主国之间架起的贸易往来,成为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一部分。

在资本主义发展的策略中,让这七件事物变得越来越廉价的过程,也是让它们彼此之间发生关联的过程,廉价的劳动力必须要有廉价的食物,他们共同支撑整个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廉价的能源有效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为了让整套生产的运营规则保持下去,女性、奴隶被放在了人类等级的低端,来提供人类的繁衍和生产。地图的绘制、印刷业的勃兴,无不表明人类征服世界的万丈雄心,哥伦布发现世界的脚步不停,资本主义扩展边疆的意识也永远不会满足。

生态的决堤开始让我们反思人与地球的相处模式,人类作为命运共同体,所遭受的生态的报复可以是区域性的,但最终是全球性的,谁也不能在这场“后天”的灾难中置身事外,当殖民主义、资本主义发动对环境的破坏,也是对文明的奴役,我想我们应该反思的不仅仅是这种对自然带有侵略性质的开疆扩土的发展方式,更应该警惕的是支撑起这一发展方式背后的嗜血的意图,生态文明关乎当下的幸福感,更指向未来的可持续发展。

《廉价的代价:资本主义、自然与星球的未来》

[美]拉杰·帕特尔 詹森·W.摩尔

吴文忠、何芳、赵世忠 译

中信出版社

 

责编: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