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义是“微言”——评《浮生·微言》

2018-03-26 17:28
分享到:
调整字体

(解放日报)每个人的一生都立足于浮世,身上总难免烟熏火燎。更何况当下生活的林林总总是容易让人目迷五色的,于繁花抟转处定下心来,于看得见处尽力看一些看不见的东西,这样的人总是少数。

在王勉这里,这些看不见的东西便是了悟,是通透,是穿越。但形成文字流于纸面的时候,他的写作姿态又是放松的,不紧不慢的,是小火慢炖式的“微言”状态。这也使他的大意微言,有了一种传统文士风格和现代理性兼具的独特品格。

换句话说,作者写的与其说是思想,是话语,莫若说是心态,是境界。这种“微言”写作,也具有了如今聒噪于各种发声平台上的“心灵漫谈”、“鸡汤故事”乃至所谓“佛系训诫”写作所不具有的低姿态、平常心与深思考。

《浮生·微言》共有108篇,每篇只有两字题,三段论。从“活着”、“套路”、“体面”、“距离”这些常在嘴边的俗世生活概念语词,到“喝茶”、“吃药”、“醉酒”、“失眠”等人类社会生活场景的打开,及至“情怀”、“信仰”、“忠诚”、“傲骨”、“梦想”等更抽象、更宏阔,牵涉最根本价值观念和人生哲学的“大词”,无论面对的是其中哪一种,作者触及和打开的态度,是“不说空话、假话和套话,不人云亦云。说实话,是怎么样的就是怎么过的,符合实情,不文过饰非;讲真话,怎么想的就怎么讲出来,道真情实感,不作虚假之言;还要揭示一点人生哲理,因为生活中处处蕴含着做人的道理、处世的哲理,给人以启示,给人以醒悟,试图想得深一点、悟得透一点”。

正因为预设了这种平实、真性、深入的写作姿态,故而作者在触碰每一个话题和语词的时候,都让我看到一位花甲写作者独坐塘边,靠意念搅动池塘里每一朵莲花,于日照下留下深深浅浅明明暗暗长长短短的投影,似风过却又复归平静,像未曾动过,而荷塘却已不再是之前的荷塘。这样的情形,在阅读王勉的每一篇不过千把字的“浮生微言”时,都是会浮现在脑海中的意象。

正所谓生活阅历人人都有,有作者于浮动翻卷中越搅和越成为一团烂泥、一碗鸡汤,而有人另辟蹊径,刨去浮华,沉淀平淡似水的智慧与顿悟,让它点点滴滴渗透。尽管王勉自称“深知已习惯于那样的套路,很难摆脱,但我还是要摆脱,哪怕是挣扎着摆脱、艰难地摆脱”,但被他重新解读过的浮生浮世,却已实在地褪去了一层常常障目的尘霾或曰面具,清新生动起来,去形传神起来,于空间维度上穿越自如起来,于时间场域超越隽永起来。

自然,这多散见于各大报章的“微言”,不可能每一篇都算熬到了十分火候。但是,作者通过人生历练、见识沉淀、心境修为和沉思默想所获得的体悟、思想、观点和看法,却都带着一种真诚和明白晓畅的素色。于时下“浓汤宝”式的喧哗,“历史拼图”式的浮泛,“大歌舞”式的耸动,王勉的“小切入”、“小段落”、“散片式”的低调写作,也就具有了当代小品的腔调。而当代思想哲理小品的写作,在大多数作家的写作视野中,恐也是早被遗落或生疏了的一脉。

对于阔大的人生来说,每一次思想的潮涌都是一鳞半爪,好在作者抓住了,写出来。

诚如作者曾经跋涉于宁夏大漠,所见108座塔的壮观时所听到的那句话:“人世间有108种烦恼,所以要用108座塔来镇住。”《浮生·微言》不算是专于解除烦恼的大彻大悟、大智大慧,却更像是一片片有温度的秋日红叶,一杯杯有回味的铁观音或毛尖,它们聚合起温柔却也刚劲的力量时,说不定就有了塔的高度与厚实感,有时可以站得高一点远眺人生,有时可以想得远一些不拘当下。

当然,就人生感悟而言,远不止此108个所思所想之类,但既然已经不尴尬于微尘的卑小,又何惧小沙丘、小平顶或大砖塔能攀爬到什么样的高度呢?人生需要高度,从任何意义上来说都是。

《浮生·微言》

王勉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责编: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