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修行—读《中国古典文心》

2018-05-02 17:20
分享到:
调整字体

      

 (湖北日报)中国古典文学博大精深,国内著书立说者不计其数,但真正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与淘洗,写出大境界和大智慧的作品却为数不多。

《中国古典文心》便是一本不可不读的好书,为“20世纪国学大师顾随学问与人生的巅峰之作,由国学大家叶嘉莹珍藏了六十多年才公之于世。”

顾随(1897年—1960年),字羡季,笔名苦水,别号驼庵,河北清河县人。他是中国当代富有影响的学者之一,长期任教于北京大学、燕京大学、辅仁大学等高校,具有国际声誉的学者叶嘉莹、周汝昌、吴世昌等人都是他的学生。他不仅是作家、诗人、剧作家,还是美学鉴赏家、书法家,更是“一位极出色的大师级的哲人巨匠”。国学大师、作家张中行这样评价他:“顾随用散文、用杂文、用谈家常的形式说了难明之理,难见之境。笔下真是神乎技矣。”

《中国古典文心》为顾随讲坛实录,据其学生叶嘉莹的笔记整理而成,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主要辑录了《论语》《文赋》《文选》和《文话》,一共有二十四讲,通篇蕴含着人生哲理,闪烁着智慧火花,不仅将学文与学道融为一体,还把作文与做人放在同一高度,使读者在写作鉴赏、为人处世、修身养性等方面得到有益启示。

最喜欢读《文赋》,里面讲到创作之情趣、体裁与风格、创作与文法、创作总说、创作与欣赏,可谓见解独到、字字金玉,直抵人性深处。“人宁可爱而不得,也要有所爱、有所求,绝不可无爱无求。人有所爱好,不但增加人勇气,而且是福气。人在有所爱有所求时,是最向上向前的。”特别是这段关于“爱”和“求”的妙论直指人心,读来令人眼前一亮,犹如寒夜向火,温暖而光明。

“后人文章在‘结实’方面,往往不及秦汉魏晋。”“无论弄文学、还是艺术,皆须从六朝翻一个身,韵才长,格才高。”顾随最推崇秦汉魏晋六朝之文。正如学书法要入古、寻正脉、植根传统,方可出新、走大道、自成一家。明代书法家王铎早有言之:“书未入晋,终入野道。”“学不参透古碑,书法终不古,为俗笔多也。”

“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顾随讲文学作品亦然,文学非为学问而学问,而是将自己对文学的体认和感悟,经过精心酝酿后生发出新的精神来,以供他人获取创作灵感,或者有所超越,这也是顾随学问令人着迷的原因之一。

《中国古典文心》之所以深邃、鲜活,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智慧内涵和时代所需的担当精神,传递出宗教般的感动力量,还在于顾随始终怀抱着一颗重要的“文心”,拥有着一个学者的情感力量、一个诗人的执着追求、一个传道者的历史使命。因此,我们读顾随的文章、讲录,不仅读的是文学、美学、人学,还读的是人生、哲学、艺术的真谛。“经师易得,人师难求。”为了写好这篇读后感,常常以虔诚之心研读其书,以修行之心吐纳文字,希望能像顾随所期望的那样“一种学问,总要和人之生命、生活发生关系”,也如叶嘉莹所说:“自上过先生之课以后,恍如一只被困在暗室之内的飞蝇,蓦见门窗之开启,始脱然得睹明朗之天光,辨万物之形态……”合上《中国古典文心》,封面上“顾随”二字映入眼帘,其书法气息高古、风骨俊伟,直承晋唐书脉,隐隐散发着人性的光辉与诗心,这不正映照了顾随笃学日新、苦心修炼的一生吗?同时也启示我,文学有无数种可能,既要脚踏实地,也要仰望星空。

 

责编: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