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武汉童谣》留住城市记忆

2018-05-17 09:58
分享到: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 记者万建辉 通讯员章雪峰)“茶也香,酒也香,十个鸡蛋甩过江”“骑竹马,走人家,走到半路接家家” “糯米饧糖,越扯越长,扯到汉口,扯到汉阳”……这些朗朗上口的童谣,曾经唱响在三镇的大街小巷,成为老武汉人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几年来,我市民俗画家萧继石收集这些老武汉童谣,将它们转化为一个个场景和画面,日前他出版《老武汉童谣》画册,为武汉人留住老武汉城市记忆。

民俗画家萧继石用画作再现背驮驮、剃头、吃糯米饧糖   (李利霞供图)

萧继石是位50后,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武汉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20年来一直致力于武汉民俗画创作,曾出版《老武汉风情》一书,再现武汉的老字号、老小吃、老民俗。16日中午,萧继石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他画过跳皮筋、滚铁环、斗蛐蛐、捉知了等儿童游戏,也画过皮影戏、说书人、剃头挑子、戗刀磨剪等市井生活场景。最近几年,他又开始画老武汉童谣,画着画着,就画成一个系列。

为什么选择童谣这个题材?萧继石说,这些年城市迅速发展,民间传统的东西消失得很快,然而一个城市的民俗传统和民间记忆需要传承,年青一代需要了解上一辈人是怎么成长的,怎样生活的。“我们的上一辈人和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记忆,需要用一种艺术形式承载,充满地域文化特征的童谣,就是非常适合的载体。我的工作,就是把这些童谣转化为可视可感的画面,通过老少、邻里之间的日常生活现场,来传达老武汉的城市生活气息。”

萧继石说,他在武汉生活了几十年,所以用画笔再现童谣里的老武汉颇有优势。画册中选取的这些童谣,有的是在武汉生活耳熟能详的,有的是通过武汉民俗艺术家获得的,有的则是在文献里查找的,其中许多具有地道的武汉味,如“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雨伞,我有大头”“甩一甩到上海,走一走到汉口”“打得(陀)螺打得(陀)螺,一鞭子抽上坡,两鞭子飞过河”“好哭佬,卖灯草,卖到河边狗子咬”“红鸡公儿尾巴拖,三岁伢儿会唱歌,不要爷娘教得我,自家聪明摇来歌”……

萧继石认为,这些画最为可贵的,是表现了那个时代小朋友的淘气、稚气,长幼之间通过日常生活所体现出的默默流淌的爱以及邻里之间的和谐相处。他说,“那种自然亲切,那种质朴,那种真情流露,那些儿童自由成长的社区空间,都是现代城市生活所缺失的。它们正是我们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我们有责任去再现它,传承它。”

出版《老武汉童谣》画册的崇文书局责编李利霞介绍,《老武汉童谣》收录了萧继石先生近年创作的54幅“老武汉童谣”题材水墨人物画,这些画童趣横生,又充满老武汉的城市历史感,是留存城市传统民俗与城市历史的重要艺术资料。值得一提的是,每幅童谣画还配有武汉话朗读的音频二维码,读者扫码即可听童谣。

部分“老武汉童谣”文本     

《背驮驮》

背驮驮,换酒喝;酒冷了,换茶喝;茶冷了,我不喝,还是要我的背背驮。

《剃头三巴掌》

剃头三巴掌,不打不肯长;剃头三巴掌,越打越肯长;剃头打三光,不长瘌痢不长疮。

《糯米饧糖》

糯米饧糖,越扯越长,扯到汉口,扯到汉阳。

责编:赵乐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