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马克思主义人民民主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2018-05-29 09:43
分享到:
调整字体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学习马克思,就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民主的思想。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工人阶级一旦取得统治权,就不能继续运用旧的国家机器来进行管理’,必须‘以新的真正民主的国家政权来代替’。国家机关必须由社会主人变为社会公仆,接受人民监督。我们要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在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中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不断加强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保障,加快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充分调动人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更加切实、更有成效地实施人民民主。”

    民主是一种国家制度  

    古往今来国家形态经历了不断变迁与更替,国家制度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人类社会形态的更替经历了五种形态的变迁,国家形态与国家制度也发生了相应的更替与变迁。奴隶社会奴隶主利用奴隶对自己的人身依附关系,强占他们的劳动,剥削他们的人身自由;封建社会封建地主由于占有土地,对依附于地主的农民实行专政;资本主义社会由于生产资料集中在资产阶级手中,他们利用自己的政治特权对人民实行专政;社会主义社会则截然不同,由少数人掌握政权转变为大多数人掌握国家政权,无产阶级团结带领人民进行革命,为广大人民保障权利谋福利。

    “民主制是国家制度的类。君主制则只是国家制度的种,并且是坏的种。民主制是内容和形式,君主制似乎只是形式。”马克思认为君主制其实就是停留于形式,国家其实也是用来统治的手段,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暴力机关,社会主义国家并不代表着阶级的消亡,因此社会主义民主也并不是所谓的完全民主,但是区别在于它是建立在大多数人的合理利益之上的。

    民主既是目的也是手段

    人类发展的历史,实质上就是人类为追求民主、自由与平等而不懈奋斗的过程。马克思指出:“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资产阶级也呼唤民主,也将民主作为自己的追求,但它的本质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是打着民主的幌子为少数人谋私利的虚假民主。而社会主义民主以制度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与地位,因此是真正的民主。马克思非常清楚地告诉无产阶级,他们的任务就是要拿起自己手中的武器,团结联合在一起,向他们共同的敌人开炮,以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不是为一己私利而革命,而是为广大无产者的利益而抗争,是完全正当的。革命的胜利是必要的一步,但不是最后一步,无产阶级还要巩固自己手中的政权以应对剥夺政权的资产阶级的反攻倒算,并且在完成这一系列革命任务之后,国家要运行,要建立秩序,要向前发展,就必须实行有效的科学的管理。资产阶级面对他们的剥削对象要求平等民主的呐喊与斗争,势必会进行猛烈的反扑,所以,只有依靠专政的力量,才能巩固无产阶级政权,也只有依靠无产阶级才能实现和保障人民民主。

    民主与专政是辩证统一的   

    民主与专政是辩证统一的,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我国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民主是对人民实行民主,而专政则是对少数敌人实行专政。资本主义国家一直以来所津津乐道的民主是为少数资产阶级谋利益,而忽视广大人民的权利与利益,是一种虚假不公的民主,民主成为资产阶级攫取利益的特权,成为安抚民众的口号,将罪恶的压迫、剥削与不公变成合理合法的存在。无产阶级要为自己争取到合理合法的民主权利,依靠专政的力量保障国家统治权力的平稳运行。无产阶级进行民主革命,将民主权利赋予广大人民群众,让广大人民掌握自己的前途命运。矛盾的本质决定了它的特性,生活中有矛盾不足为奇,但矛盾的性质并非是时时处处相同的,对于我们可以通过努力而改变和争取到的人我们应该去接纳他,但对于那些冥顽不灵、破坏团结的敌人我们就不能犹豫,要把他坚定地消灭掉。民主是我们的共同心愿,人类当然希望也愿意去为实现它而努力,但是我们所处的现实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有阶级区分的社会,这种区分也就意味着我们不可能也不能对各种阶级采取一锅煮或者一刀切的方法,在处理各种问题时也必须注意有所区分,所以在现有的情况下,想要完全的民主显得不切实际也不合时宜,由此专政也尤为必要。

    马克思关于党内民主的思想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要想完成推翻压迫他们的统治者们,就需要实现无产阶级的联合,无产阶级团结斗争,为更好地实现和巩固这种联合,就要采取组建无产阶级政党的方式。而建立政党则意味着争取民主的政党同样要在党内实行民主,这就涉及到如何在党内实行民主以及对于被赋予政权的无产阶级政党进行监督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为无产阶级摇旗呐喊,为其寻找强大的理论武器以实现其历史使命。为了保证无产阶级政党的方向不跑偏,马克思、恩格斯坚决主张在党内实行民主,反对过分的集中制而使民主走样。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一系列关于党内民主的原则与规定,如:党内要坚持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党员平等享有参与党内事务管理的权力,党的领导人员以及各级组织机构都由党员民主选举产生,党的重大事务由民主协商讨论决定。列宁也曾提出无产阶级政党的建立应该以民主集中制为基础,还在建立新型无产阶级政党的实践和探索中广泛运用马克思、恩格斯有关党的代表大会的思想和理论。

    马克思关于多党合作的思想

    马克思认为一个政党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无产阶级要想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就要联合其他的力量来共同应对敌人。共产党不排斥合作,也不是为了追求一党专政,通过联合可以增强自己的力量,也可以争取到更多与自己同一个战线的盟友,从而大大增加斗争胜利的可能性,所以联合斗争就显得尤为必要。马克思认为,“每个国家的工人运动的成功只能靠团结和联合的力量来保证。”无产阶级“联合的行动,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的行动,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这种最初为斗争胜利而联合的思想就是马克思多党合作思想的最初体现,多党合作对于共产党自身来说可以加强自身建设,也有助于夺取政权。对于新政权的建立,国家的管理和运行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实行多党合作,当然,对于具体的合作形式也因具体情况的不同而有所差别,这一点应该从实际情况出发。

    人民民主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马克思的群众史观属于其历史唯物论的一部分,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历史的主体。人民群众是社会物质财富的创造者,是社会精神财富的创造者,是社会变革的主力军。马克思突破了英雄史观的局限性,揭露了历史是由少数英雄人物创造的错误观点,从社会历史的发展以及经济根源出发,深刻地揭示了人民群众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巨大作用。马克思的群众史观正确地反映了社会历史的发展规律,在当时那个阶级压迫的时代,排除了种种错误的声音,为我们揭开历史的真相。无论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哪个时期,人民群众都以其实实在在的劳动投入社会生产,从而保障社会的物质供给,也为社会其他各方面的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人民群众以其勤劳的双手推动社会生产发展,以其智慧与团结的力量推动社会的变革,以其丰富的生活实践为我们的艺术创造提供多姿多彩的源泉。尊重群众就是尊重历史,尊重规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学习马克思,就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民主的思想,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充分调动人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更加切实、更有成效地实施人民民主”。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一系列实践不仅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民主思想的实践,更是对于马克思主义人民民主思想的发展,既是对其科学性、先进性的验证,同时也闪烁真理的光芒和力量。

    □ 黄岭峻  梁吉琳(黄岭峻:华中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梁吉琳:华中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长江日报5月28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