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映大唐春》:大唐花舞千年诗约

2018-06-05 11:54
分享到: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唐人离不开诗,诗是他们思想和生命的一部分,他们欢欣鼓舞时要作诗,低沉抑郁时要作诗,愤懑不平时要作诗,心境平稳时也要作诗。诗可以带来光明前途,诗可以引来知交好友,诗可以换来经济利益,诗还可以博得淑女佳人青睐。如此看来,如果抽离了诗,那么大唐的精彩恐怕就丢失了一半。

本书取名《诗映大唐春》,其意义正在于此。一首诗,好比一朵牡丹;千朵,万朵,开满一整个园林,唐人的春天也就施施然到来了。《全唐诗》五万余首,篇幅之巨,前所未有。唐诗作者三千余人,数量之多,毋庸赘言。通过“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我们看到盛世的威仪排场;通过品味“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我们体会到哲人的深沉忧思。“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才子的生命豪情呼之欲出;“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鲜活的风俗场景跃然纸上。读到“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我们为画家的高超技艺惊叹;读到“齐纨未是人间贵,一曲菱歌敌万金”,我们为诗家的匠心独运喝彩。大至宇宙,小到芥子,唐诗涵盖了唐代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各个角落,也反映出唐人悲欢离合的心情命运、酸甜苦辣的百态人生。

作者尚永亮先生多年从事唐诗研究,他的课在大学校园备受欢迎。如今,借助《诗映大唐春》,他又将研读唐诗的智慧结晶从课堂带到了社会。这是一本通过剖析唐诗来讲读唐人生活的书,分析诗歌内容及本事,结合官方正史的记载,参考笔记小说的说法,为我们还原那个千载之下令人仰慕不已的时代,带我们理解唐人的心路历程。同时,借助对古典的品读,浇灌现代人由于忙碌而日渐枯萎的心灵之花,丰富今人对于古代社会、古人心理的认知,同时提升我们的审美品位。

全书共分五十五讲,按照内容相关程度可分为四个部分:前两讲介绍唐诗的总体情况,包括数量、风貌、诗人群体和代际划分,引起全书。第三至第四十一讲按照时间顺序,为读者勾画出唐代士人的生命历程,包括读书、行卷、考试、授官以及宦海沉浮的种种。第四十二讲到第五十三讲是社会风俗部分,从不同的角度介绍了几种唐代重要的艺术形式,如宴会、舞蹈、音乐、书法、绘画、品茶、围棋、节日风俗等。最后一部分是第五十四和五十五讲,总括全书,再次点出唐人的生活特色——“诗化人生”。

在勾勒、描述唐人生活轨迹的同时,书中还时时对文人心态进行比较和剖析。如第六讲对王维和孟浩然的人生际遇、诗歌风格作了精密的分析、详细的比较,指出王维是隐逸、幽栖的居士,而孟浩然则是放浪、自由的游子,两人虽然都被后人看作山水田园诗派的典型人物,但内里其实不完全相同。另外,王维的心境是内向的,喜欢闭关,而孟浩然则是外向的,喜欢漫游。在讲解这一点时,作者对两人诗歌中的常用字做了统计,指出王维常用“坐”“入”“闭关”等字样,说明他喜欢关注内心;而孟浩然诗歌中最常用的是“山”,用自己的眼睛观察大唐的山山水水,说明他其实是个快活的人。感性的文学解读,却以理性的数据出之,读者若有兴趣,不妨一读。

贬谪是古人宦海沉浮的一个重要现象,书中对于唐人的贬谪情况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梳理:为什么被贬? 贬到什么地方? 多长时间? 走哪条路? 到达贬地后的情况如何? 什么条件下能够调回来? 不同的贬谪情况对于唐人都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在他们的创作之中留下了何种痕迹? 这些问题在第三十六到四十一讲之中,读者都能找到较为详细的解答。由于作者对贬谪问题多年的潜心研究,使得这一部分成了本书的精华。其中不仅详细介绍了贬谪的种种细节,同时结合文化、文艺心理的理论,对这些弃子逐臣进行了一场丰富而深刻的心灵探索。其中对逐臣悲感的分类、递进剖析,以及对柳宗元诗歌的解读,都显示了丰厚的学养和独到的眼光。

但本书又不是单纯的学术著作,作者在解读古人的同时,也没有忘记照顾今人的阅读习惯。这一点在讲解唐人的逸闻趣事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如第十二讲“漫游中的干谒”,作者拈出李白和员半千两个人的例子,夹叙夹议,一边介绍他们给权贵的书信,一边解说其含义,分析其心理和情态。生动形象地将两位才华横溢、豪气干云的大才子形象呈现给读者,同时也为我们传递了意气风发、积极向上的盛唐精神。

走笔至此,正是江南好风景之时,繁花似锦,万紫千红。让我们与作者一起,左手托起对浩瀚经典的详细梳理,右手挽住对人情诗境的灵活感悟,踏着唐诗铺就的虹桥,走向千年以前的大唐春天。

责编:赵乐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