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威夫人夏芳:他是为为科学而生的人

2018-09-21 08:56
分享到: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 记者黄琪)“德威一向忙于工作,陪伴我和儿子的时间很少。本来我们说好,忙完海南的项目,他就不总往外面跑了,在家里写写书、陪我养老。可如今,他却食言了……”

9月20日,是李德威教授离开的第七天。李德威的夫人夏芳在家里给长江日报记者讲述了丈夫的点点滴滴。

“必须有个人在事业上让步,这个人只能是我”

夏芳说,李德威教授年轻时,事业心就很强,是个不懂得生活的人。

夏芳是一位医生,有次出差进修,丈夫就得边工作边照顾孩子。但李德威常把孩子丢在一边玩,自己却钻进了书堆。午饭便到街边的摊贩随意买点熟食对付一下,没想到自己和孩子吃了后都食物中毒,孩子口唇发青,还出现了抽筋的症状,只得赶紧送去医院急救。“我进修结束回家才知道这件事,看着孩子心疼不已。”夏芳说。

有一年冬天,夏芳下班回家,看到儿子独自在院子里踩水玩耍,鞋袜湿了个透,她赶紧把儿子带回家,才发现孩子的小脚都泡白了。夏芳看了直流眼泪,粗心的丈夫还在书房浑然不知。

原本事业心也很强的夏芳这时意识到,家里必须有个人在事业上作出让步,将部分精力放在孩子身上。

“这个人,只能是我。”夏芳说,丈夫有一次把电饭煲插上电就去写论文了,殊不知里面的饭是几天前的,都快长毛了。

“我们偷偷把他的电脑藏起来,他就发脾气”

夏芳回忆,从去年11月开始,李教授就咳嗽、间断性低烧,几个月还没好,但他在海南忙于干热岩钻井的项目,一直没有就医。直到今年4月,夏芳把丈夫强行“拖”进了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炎。

丈夫“听话”的住了8天院,但心里记挂着5月份即将召开的海南地热大会,便“逃”出了医院。夏芳和医生都拿他没办法。

地热大会忙完,回到家的李德威却脸色卡白、瘦了好几圈,站立都没力气。5月12日,他再次住进了医院,直到6月才在北京检查出患嗜血细胞综合征。

“住院期间,他只要精神好一点就开始工作,我们偷偷把他的电脑藏起来,他就发脾气。”夏芳说,“德威常说固热能是特别好的东西,既能实现新能源利用,还能减灾和改善环境。新能源是国家的命脉,开发新能源一定不能落后于其他国家,所以他抓紧一切时间玩命的工作。”

“排第一的是科研,排第二的是学生,排第三的才是家人”

“在北京住院期间,德威的求生意识特别强,化疗、骨穿、抽血,他都不喊疼,大把大把的药二话不说就咽下去。做一次化疗,他就瘦八斤,几次之后从138斤瘦到80多斤,看得我非常心疼。”夏芳回忆。

在北京友谊医院,李德威教授尝试了各种治疗方案,效果却不好。

8月底,他执意转院回武汉。因为快开学了,他有许多事情要嘱咐学生。

住院期间,丈夫多次把学生喊到病房开会,有一次刚吐完几百毫升的血,转身又打电话要新生过来与他们商量研究方向。

“在德威心里,排第一的是科研,排第二的是学生,排第三的才是家人。”夏芳说,“以前我总埋怨他不顾家,我们一家人相处的时间也不多。但在他住院这4个月朝夕相伴的日子里,我发现,是我了解他不够多,他的境界比我高,他不是为家庭而生的人,是为社会、为科学而生的人。”

“德威曾对我说,’我不怕死,只是我的理想还没有实现,只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以前陪你们的时间太少’。”夏芳留下了眼泪,“让我追悔莫及的是,我救了那么多人,却没能救回他。”

责编:赵乐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