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开始》:人类历史正处于第五次转折

2018-10-23 09:01
分享到:
调整字体

《第五次开始》

凯利 著

中信出版社出版

火石在手 天下我有

长江日报记者李煦)“技术”让人类从动物界胜出,第一次转折开始;“文化”让人真正成为人,第二次转折开始;“农业”让人类从游猎走向定居,第三次转折开始;“国家”让文明打上不平等、暴力与战争的烙印,第四次转折开始。

而今天,我们正处在第五次转折——全球化的临界点上,所有人都在参与这场巨变,人类社会正发生重大变革。

这是美国考古学家罗伯特·L·凯利写的《第五次开始》主要内容,凯利曾任美国考古学会会长,为了写这本书还来过中国,看了北京周口店遗址,与中科院进行过交流。

对于学习过社会发展史并且笃信唯物史观的笔者来说,书中很多观点是熟悉的。然而笔者还记得,当年的课本是以“定理”的方式简单明了地表述了,然后要求我们记住,否则扣分;今天的学生和读者更想看到的,应该是不同的表述——实证、有趣,如果可能的话,再优美一点。

在这一点上,《第五次开始》做到了。

就说“技术”吧。凯利告诉我们,如果没有发展出石器,人类将进化出咬合力强大的下颌,能咬断动物骨骼,以及能从骨头上刮下肉来的牙齿和舌头。其后果不仅是人类有一张血盆大口,而且会极大改变头骨形态。他没明说的是,那样的“人”不会有智人发达的大脑,一定会被其他“人”取代,就像尼安德特人一样。

有了石器——那就不一样了。狮子和豹子只能快速突击猎物,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它们就会罢手;人类猎手却可以手握石头,进行“极限追逐”,迫使猎物不断移动直到精疲力尽跑不动为止,这期间每次被石头击中,都会令它更虚弱。

再加上火,就更妙了。熟的碳水化合物更容易转化成糖分,熟肉更容易咀嚼消化,导致熟食者获取的能量更高,不但有了些许闲暇时间,而且能将富余的能量供养大脑。大脑是昂贵的,重量只占身体的2.5%,需要的能量高达20%。人可以获取更多能量,人的大脑比其他灵长类动物更大,这是非常重大而意味深长的差异。

“优秀慷慨的猎手”更吸引异性

人类是有过“兄弟”的,比如智人和尼安德特人,两者没有生殖区隔,我们身上都有一点尼安德特基因,这带来了糖尿病、抑郁症、血栓等。这是当代科学已经证明了的。问题是,这些“兄弟”去哪儿了?看过《人类简史》的读者一定知道,智人-现代人发展出了文化,会“讲故事”,能够虚构,最终战胜了尼安德特人。

《第五次开始》的作者其实也赞成这一观点,但是他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的。

在上世纪50年代,世界上仍然有一些原始部落,人类学家进入这些部落进行研究。当时人类学家跟随猎手托马斯进行了数天的狩猎,在路上遇到另外两个猎手,饥肠辘辘地索要食物,托马斯把自己最后的食物都给了他们,然后决定提前返回。人类学家问托马斯有何感受?是否期待获得回报?托马斯生气地说:“假如不给他们食物,那就是要他们的命。”他语调果决,令人类学家意识到自己倒有点“野蛮”了。

在对六个现代原始部落进行研究之后,人类学家发现,优秀又慷慨的猎手,比拙劣的猎手(缺乏可供慷慨分配的资源)拥有更多的后裔,优秀的猎手可以更好抚育后代,而且有望早婚,和他身边的人们互惠互利,并缔结同盟,年迈之时慷慨之人会被乐于助人的亲友环绕。

作者由此认为,如果人类能够看到慷慨有利,慷慨就会得到文化强化而更为常见,通过文化,他们创造了确保慷慨的方式,就这样古人类的文化群体可以战胜没有文化的对手。

阿尔卑斯山上的谋杀案

《第五次开始》讲述了一些考古学的有趣案例。比如,1991年,登山者在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山山顶发现了一具男性裸尸;尸体保存甚好,他们都误以为是近期遇难的登山者。他们召来当地警方,开展营救工作。搜救队很快怀疑,被冰雪覆盖的尸体很可能不是晚近的。放射性碳同位素测年最终证实了这个推测,此人死于5100年前,即欧洲新石器时代(距今9000~4000 年前)晚期。

此案移交给考古学家们,他们发现,遗体保存完好,50处文身迄今清晰可见。从骨骼分析可知,他去世之时大约45岁,身高1.5米,体重50千克。他的头发浓密而卷曲,长可及肩。他蓄须。由于主要以石磨小麦为食,他的牙齿磨损严重,不过没有龋齿。他的毛发之中偏高的砷含量表明,他不久前活动于冶铜场所一带。他的手指甲上的生长终止线说明,在死前第8、13和16周,他曾遭受慢性病的折磨。DNA(脱氧核糖核酸)显示,他的眼珠为褐色,有乳糖不耐症。他的血型为O型,接近当代撒丁岛人,他很可能还有关节炎。

他穿戴整齐。靴子由鹿皮和熊皮制成,内填稻草。他的绑腿、腰带和外套是用驯化的山羊的皮制成的。他携着草垫,戴着熊皮帽……从肠道残留物分析,他的最后一顿饭包括小麦死面面包、鹿肉、野羊肉和一些蔬菜。

考古学家们也知道他是如何死亡的:谋杀,背部中箭,以及可能重击头部。

《第五次开始》的作者信心十足:如果有时光机,我们定然可以回到新石器时代,指控凶手。他又说,这种细致入微的法医式方法就是考古学吸引大众之处。

但是作者并不是在为考古学做广告,他努力说清600万年来人类历史上的几大节点,只是想为已经到来的全球化(他认为这就是第五次转折的开始)找出路。

【微采访】

智人为何能取代

聪明能干的尼安德特人

记者:凯利先生,您认为是什么因素使得智人取代了尼安德特人?

凯利:我认为答案必定是文化。作为一名人类学家,我不把文化定义为一组特定的想法,而是根据某种规则操作世界的构思能力。我认为尼安德特人聪明能干,毕竟,在智人到达欧洲之前,他们在寒冷、艰难的环境中生存了20多万年。尼安德特人可能是作为个体而相互联系的,但不是作为特定文化的成员。智人拥有文化的能力,能够建立起人与人之间以及群体之间合作的纽带——我猜想,在35000年前的欧洲,这种合作水平让他们在接近冰川的环境中获得了些许优势(例如提高儿童的生存率),导致智人的生存率比尼安德特人稍高,最终导致智人取代尼安德特人。

记者:您认为,“技术”决定了“第一次开始”,即人类的诞生;那么,人工智能和生命科学不断取得的巨大进步,会不会导致“新人类”的诞生?这是否会比您设想的“世界政府”来得更早,又或者,这将是“第六次开始”?我们取代了尼安德特人,“新人类”会取代我们吗?

凯利:尤瓦尔·赫拉里在《人类简史》中指出,人类遗传学的改变(通过基因工程)和人类与机器的结合是人类的未来。他可能是正确的。我当然认为,明智地使用遗传知识在修复基因相关的疾病方面可能是有用的,而且生物和机器(例如假肢)的某些组合将使许多人的生活变得更好。

当人们问我第六次开始时,我告诉他们我希望我们先从第五开始!我认为,“第五次开始”将要求各国政府勉强承认,合作而不是竞争能产生最好的结果。想想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可以把军费用于医疗保健、基础设施或环境修复!“第五次开始”需要一种文化转变,军事干预的观念将会像今天的奴隶制观念一样显得过时和卑鄙。在这种转变充分实施后,在实现第六次开始时——我们将用“新人类”取代“旧人类”,但要通过全球文化的转变,而不是通过人工智能、基因操纵,或人类与机器的结合。这一转变,正如我在第5次开始时所说的,已经开始了。

责编:赵乐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