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数字化赋能》:全数字化颠覆 企业如何应对

2019-05-15 15:08
分享到: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 文/夏学杰)不管你承不承认,历史的车轮已经裹挟着我们步入了一个全新的数字时代。

《全数字化赋能》就是一本旨在探讨企业如何应对数字化变革的书,此书由迈克尔·韦德、杰夫·劳克斯、詹姆斯·麦考利和安迪·诺罗尼亚四人合著而成。

这次数字化变革是影响深远的,涉及各行各业,即使用颠覆一词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圣迭哥州立大学的数学家弗诺·文奇早在1993年就曾断言:“在未来30年间,我们将有技术手段来创造超人的智慧。不久后,人类的时代将结束。”

在2004年的电影《我,机器人》中,男主角问一个机器人:“机器人能写交响乐吗?机器人能把画布变成一幅美丽的杰作吗?”机器人狡黠地答道:“你能吗?”言外之意,虽然我机器人做不到,而人又有几个能做得到的呢?然而,如果换作是当下的现实世界,男主角的提问将会得到一个十分有力的回答:“能!”

本书认为,全数字化颠覆给各行各业带来的严重影响已迫在眉睫。书中还引入了“全数字化旋涡”这一概念。作者写道:当软件程序可以“写出”有关体育赛事的报纸文章,而且几乎与人类记者撰写的文章无异时,或者当3D打印机无须熟练的商人帮助即可建造整栋公寓大楼时,不应小而化之的真正就业风险就存在了。

本书分析了数字化技术带来的行业变革,带领人们展望了一下不久的未来。本书指出,几乎可以肯定,自动驾驶汽车的崛起将开创一个人人拼车的时代,这意味着汽车市场的刚需将有所下降,需要拥有汽车的人也会逐渐减少。出租车的需求量也将下降。汽车修理行业将受到影响,因为自动驾驶汽车可以减少车祸的数量。据麦肯锡估计,自动驾驶汽车的全面普及可以减少90%的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则不得不重新构思车险条款,并设法应对随车祸率下降而逐渐下滑的需求及价格。此外,医疗行业需要处理的车祸伤患以及执法部门需要开具的罚单也将减少。随着车辆上路率的提高,汽车总量将会减少,所需的停车位也将随之减少。这会降低停车场的赢利能力,并影响政府的财政收入。停车位的减少可以释放出更多闲置空间,从而引发城市改造和房地产热潮。因为自动驾驶汽车可以让人们边“驾车”边工作,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降低人们对生活在工作地附近的需求,并提高乡村生活的吸引力。由于驾驶者无须看路,因此自动驾驶汽车有潜力发展成为媒体和娱乐中心。是不是很有意思,未来很值得憧憬吧?

书中解释了全数字化颠覆的形成过程、创新者引发全数字化颠覆的途径,以及现有企业在这种形势下发展所需采取的战略。重点关注了以提高企业整体敏捷性为外在表现的组织变革,力求从人员、流程和技术层面找出令全数字化颠覆者有别于现有企业的关键因素。本书认为,要在全数字化程度与日俱增的时代有效开展竞争,敏捷性是最重要的法宝。只要拥有良好的敏捷性,企业就能通过迅速调整来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形势,甚至提前预知市场变化,抢得先机。简而言之,在全数字化旋涡中求生存,必须依靠转型,而敏捷性是实现转型的基本保证。

全数字化颠覆对传统市场领导者如此具有威胁性的原因在于,它能够为客户创造巨大的价值,特别是将全数字化商业模式与契合的成本价值、体验价值和平台价值相结合而创造的价值。这种组合式颠覆是最强劲、最危险的全数字化颠覆者的动力源泉,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变成这种颠覆者。

本书还提出了这一理论:对希望驾驭颠覆的企业来说,重要的是价值而非价值链。这意味着关注价值链是错误的,组织应该培养并选择相应的能力,尽可能直接地创造成本价值、体验价值和平台价值。此外,随着价值链的重要性的减弱,拥有构成传统价值链的资产(工厂、仓库、呼叫中心、车队)实际上变成了竞争劣势。全数字化颠覆者走在管理创新的前沿,主要原因是它们必须找到可以扩大经营规模且无须大量正式员工或复杂流程的方法,因为大量正式员工和复杂流程被企业家视为经营颠覆性企业的沉重包袱。随着全数字化与实物分离,没有资产但可以发挥规模效益的企业就可以开始发起颠覆。

责编:赵乐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