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武汉朋友圈”报道牵线 苏丹杂技团团长央视寻亲

2019-08-05 11:01
分享到:
调整字体

1月30日,本报“武汉朋友圈”系列报道曾以《9岁来汉学艺,他将武汉杂技传向非洲》为题,报道了苏丹杂技团团长穆达维·阿里·比拉勒近半个世纪前在武汉杂技团学艺的经历。因为这则报道牵线,8月4日晚,穆达维走上央视《等着我》栏目,寻找曾经教授他技艺的中国“爸爸妈妈”。

当节目主持人问穆达维,为何要叫老师们“爸爸妈妈”时,穆达维的讲述十分动情:“每天晚上我们入睡之后,杂技团的老师都会到房间里来巡查,为我们盖上被子。其实有时候我是假装睡着的,看到老师为我盖被子,心里暖暖的,觉得他们对我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2014年和2017年,已经成为苏丹杂技团团长的穆达维,曾先后两次回汉参与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也和恩师们见面。但当年的老师们有些已经去世,有些离开了杂技团,所以没有能见到。为此,穆达维特意将儿子穆斯塔法也带到节目现场,希望儿子能接力完成寻找。

2034485_cbzt02_1564930762439_b.jpg曾庆林和姚金妹展示周恩来总理当年接见学员和中国教练组的老照片  长江日报记者王娟 摄

曾庆林和姚金妹展示周恩来总理当年接见学员和中国教练组的老照片 长江日报记者王娟 摄

武汉杂技团老团员细说当年怎样悉心照料苏丹孩子

冬天有暖气,夏天去庐山避暑

从上世纪70年代初至2003年,武汉杂技团不仅在武汉培养苏丹杂技学员,还多次派出杂技专家前往喀土穆教学。在央视《等着我》节目中亮相的苏丹杂技团团长穆达维,就是1971年来汉学习的第一批学员之一。

近日,长江日报记者走访了武汉杂技团老演员曾庆林、姚金妹两位年过八旬的老人,他们回忆起当年的情谊仍难掩激动。

冬天有暖气夏天去避暑 他们为苏丹学员操碎了心

83岁的曾庆林,是武汉杂技团的老团长。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曾庆林提起这批苏丹杂技学员,记忆依旧清晰:“这批学员是我去苏丹招来的,杂技演员35个,乐队15个人,加上领队的两对夫妻,他们来武汉是54个人,回去的时候多了两个孩子,56个人。”

为了培养这批苏丹杂技学员,武汉杂技团在当时外经贸部的帮助下,组建了40多人的教学团队。10多位杂技专业教师都来自武汉杂技团,团里还安排了专人管理孩子们的生活。考虑到武汉天气和喀土穆差异大,学员们的房间和排练场都安装了暖气,而夏天,还会带学员们去庐山等地避暑。

曾庆林说,中国杂技演员的培养时间往往要五六年甚至更长时间,考虑到苏丹学员们学习时间只有三年,且他们普遍弹跳力好,耐力出色,老师们在教学中间也注意根据他们的特点施教:“他们的节目就不要求高难技巧,也不求遍地开花而是偏重灵巧,尽快成型,让学员们学起来更容易有成就感,才能坚持下去。”

时任队长的曾庆林,对穆达维也有很深的印象。“穆达维是这群苏丹孩子里年纪比较大的一个,那会儿苏丹领队常常让他带着小孩子练。他有点小聪明,练功的时候会动脑子偷懒,没想到后来当了团长。”老人说,老师们和学员们相处得都很好,孩子们叫“爸爸妈妈”也是真情流露。

为了苏丹学员 她送走了自己的孩子

82岁的姚金妹,不仅在武汉担任了苏丹杂技学员的老师,还前后两次前往苏丹教学。她回忆,第一批苏丹杂技演员来汉时,老师不仅教授杂技技艺,同时也是安全员、中文老师。

“我负责教空中体操和钢丝。有个女学员叫赛娜,有段时间情绪非常低沉,不说话,训练时在空中练着练着就突然松手了,可把我给吓坏了。问她为什么她不肯说,我就找其他学员打听,才知道原来赛娜的父亲去世了,她很难过又不能回家,所以无心训练。练习高空节目最怕的就是分心,一走神就容易出大问题,我就一直盯着她,练完功再陪她聊天,出去散心,到哪里都陪着她,一直到她好起来。”

为了这批苏丹学员,姚金妹甚至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开封交给奶奶抚养。

第一批苏丹学员回国后,姚金妹又先后两次前往喀土穆教学,帮助苏丹杂技团巩固技艺,排演新节目。

至今,姚金妹还珍藏着一条苏丹杂技团赠送的绶带,上面不仅绘有杂技表演的图案,还写着“忠诚与感恩”的字样:“1991年11月,第三批学员毕业之际,致以最美好的祝愿。”(记者王娟 通讯员何忠杰)

编辑:刘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