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真相时代: 真相隐藏在“真相”背后

2019-10-29 15:45
分享到:
调整字体

《后真相时代》

《后真相时代》

赫克托·麦克唐纳 著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39个活生生的人不幸在英国“死亡卡车”中遇难,真相还没公布,人们连悲痛和同情都还没来得及表达,冷血者就开始利用国籍问题大做文章,别有用心者和不明真相者纷纷表态站队。随着案情不断披露,新闻一再反转,新的“故事”又被生产出来。

众声喧哗之中,真相何在,人们又该何以自处?

英国人赫克托·麦克唐纳写了一本书,中译本书名《后真相时代:当真相被操纵、利用,我们该如何看、如何听、如何思考》,值得一看。

作者麦克唐纳供职于一家商业咨询公司,长期帮助企业解决“战略沟通”问题,说白了就是“为客户讲故事做包装”,这让他对操纵与利用真相的“套路”十分了解。他曾与爱立信合作,通过将爱立信定义为科技先驱,帮助其10万员工向物联网等新领域转型;他也曾帮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设计一个新的故事,展现出邱园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植物数据库的另一面,解决了邱园每年面临超过500万英镑的资金短缺问题。

在这本书里,作者虽然最终也没有给出一个辨真假的“万能公式”,但用了大量有趣鲜活的真实案例,把这些操纵与利用真相的“套路”摊开了、揉碎了讲,很有启发性。

眼见不一定为实

“后真相”(英文是“post-truth”),是诞生于21世纪的新词。2016年,英国脱离欧盟举行全民公投,投票结果让专家和预测者大跌眼镜,有一种说法,双方差距只在毫厘之间,但是一方更善于“讲故事”,于是胜出。自此,“后真相”一词高频出现,并被《牛津大辞典》选为2016年度词汇。牛津字典把“后真相”定义为“情绪及个人观点比客观事实更能影响和塑造公众舆论的情况”。

在后真相时代,眼见不一定为实。作者在书中举了一个“新闻乌龙”的例子:2014年夏,一张照片在网上疯传,照片显示,会场里坐着一排男士演讲者,上方横幅写着“2014全球女性峰会”。这张照片引起了世界各地网友的愤怒,有人留言:因为男性更有学问?真是可笑。

而实际上,这个被称为“女性达沃斯”的峰会,真的由男性主导吗?原来,2014年全球女性峰会专门设立了男性小组,邀请一些男性总裁参与讨论,但是峰会大多数与会者仍然是女性,总计有来自全球70多个国家的1000多名女性出席了此次会议。

许多网友知道该照片的背景之后,才明白是自己误解了。不过在信息碎片化传播的今天,这种“误解”会经常上演。我们太忙了,不可避免地失去了新闻背景,很可能在不了解实情的情况下作出不公正的评论。

这只是作者在书中讲的一个例子。有图未必有真相,同样地,有数据也未必有真相。1991年,两位著名心理学家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左撇子比右撇子平均早死9年。左撇子注定早死的观念迅速传播开来。直到2013年,英国广播公司重新关注这个问题,发现其实是两位心理学家对统计数据进行了错误归因。事实上,左撇子与右撇子拥有几乎相同的寿命预期。

但当两名心理学家发表“左撇子易早死”的结论时,社会上早就有这样一种刻板印象:左撇子是“不祥的”,所以很多人下意识地接受了该结论。我们会下意识地接受与我们想法一致的思想或数据,这叫“证实性偏差”。

到了今天,大数据、算法被广泛应用于信息分发,用户喜欢看什么,平台就不断给他推送什么,无形中不断放大和加深了证实性偏差,用户对自己的原有想法更加深信不疑,看不到事情的本来面目,会产生更多误解。

碎片化阅读、证实性偏差等等,把我们挡在真相之后。作者认为,我们接触到的信息比过去多得多,来源也比过去多得多。我们已经失去了守门人。每个普通人都应该提高识别真假的能力,这种能力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

真相不止一个,很容易“看走眼”

作者在书中提出了一个新名词:竞争性真相,也就是一件事情通常有不止一种真实的表述方式。真相就像散落成无数碎片的镜子,每一小片都是竞争性真相,又都不是完整的真相。若是把自己看到的一小片当成完整的真相,很容易会“看走眼”。

他还总结出四大类最常见的竞争性真相,也即片面真相、主观真相、人造真相和未知真相。

片面真相,是指那些对事实进行简化、片面化的描述。一些商家就常常会放大对自己有利的事实来推广产品。多年来,高露洁的广告一直宣称“超过80%的牙医推荐高露洁”。消费者自然认为,这意味着在所有牙膏品牌中牙医将高露洁排在首位。实际上,牙医被要求推荐的品牌数量没有限制,其他牙膏品牌被推荐的次数几乎和高露洁一样多。最终,高露洁的口号被广告标准管理局禁止——尽管它是真实的。

主观真相,指的是我们会倾向于相信符合自己的道德、情绪、价值观的说法。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那些影响我们思想和行为的框架,经过多年的信息输入和生活经历,这些框架已经成为我们思维模式的一部分,人在框架之中却不自觉,就会形成偏见。

人造真相是包括名字和定义等等在内的“社会建构”,这是一种很容易修改的真相。好的名字能“化腐朽为神奇”,听上去很恶心的泥虫改名叫“小龙虾”后,成了路易斯安那的美味特产。相反,不好的名字会抹黑事物。社会活动学家吉姆·马丁将房产税称为“死亡税”,这个名字让房产税变得不道德:死亡本来就很悲惨,怎么还能征税呢?

未知真相则是指对未来的预测,在预测变成现实之前,它们并不是绝对真理,但对许多人来说,只要我们无法证明这是错的,它们就是真相的一种形式。安慰剂效应对一些患者真的有治疗之效;如果你能说服自己相信西兰花好吃,你就会发现西兰花真的好吃。

不妨“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作者认为,我们应该欢迎而不是惧怕竞争性真相。完整的真相就像是一个多面体,每一种竞争性真相就是它的一个面,多看看几个面,才能接近事情的全貌。

作者是靠“讲故事”为生的,他没有也不可能告诉我们面对各种“后真相”的破解之道。不过,我们普通人还是可以自保的。我不禁想到两则假消息,一则是今年中秋节前后网上很火的“三峡水怪”视频,视频里有一个黑色长条疑似“水怪”的东西沿江游动,引发网友关注和猜想,随后有关部门把“水怪”打捞上岸,发现它原来是船厂的废旧轮胎。

二则,去年底重庆公交坠江事故刚发生时,责怪女司机驾车逆行导致事故的说法迅速传播开来,后来新闻发生180度大反转,警方通报称其实是公交客车受到乘客干扰后冲入江中,网友这才恍然醒悟:女司机是无辜的。

在后真相时代,这样的新闻反转屡见不鲜。回过头来看“三峡水怪”和重庆公交坠江事件,不急于表态、不急于站队,“让子弹飞一会儿”可能是个办法。在这两起事件中,随着调查的推进,事情真相渐渐浮出水面,水怪和女司机的谣言便不攻自破了。

除了被动等待、不忙着表态站队,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能做的,就是守住行为底线,遵从法律、道德和内心的良知,不要轻易改变信念。就像面对诈骗电话,坚决不给银行账号和密码一样,面对鱼龙混杂的信息,守住心防,才能以不变应万变。(长江日报记者华智超)

编辑:刘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