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甜果香春风里

2020-05-07 15:35
分享到:
调整字体

春天的最后一个节气,果然不同凡响,携几场淅淅沥沥的雨水,随风夜潜,把大地温润得有姿有色。一个雨后初霁的日子,宅家90天的我有了第一次出行。行走在大别山南麓的举水河畔,迎接我们的是爽而不凉的春风和百鸟合唱团的歌声。在歌声中,在春风里,一幅天然的深春画图由北至南徐徐展开。

位于举水河西岸的麻城市和新洲区的交界处,有一片远近闻名的果树基地,涵盖凤凰镇的6个村。其中,连片葡萄就达3000多亩。还有梨子园、桃子园、花卉园、荷花园。连续3年,这里举办夏季灯光葡萄节和秋季汽车拉力赛,吸引着方圆百里的游客。春风里,绿色的果树海洋涌起绿色的波涛,远处余家湾那艘鸣笛起航的巨轮,正乘风破浪,“恰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何等诗意!从前的低洼之湖,芦苇丛生,十年九灾,现在已是花果飘香的绿洲;过去的青石板、土砖房,被造型别致的民居所代替,湾落干净整齐,塘堰护砌美目,古树下坐着闲聊的老人;如今的村湾不再偏僻,通了刷黑的安装路灯的马路,农户购买了摩托车和小汽车。清晨外出务工,晚上回家休息,踩一回油门,带一脚刹车就到了。变化最大的莫过于农家生活,手机、电脑和网络极大地普及,足不出户能知天下事,疫情期间,孩子们都能在家上网课,与城里没有两样。

春风里,我们逛了桃园。因为疫情,错过了妁妁其华的桃花,于是,少了些许乐趣,“桃花庵下桃花仙”,那风流才子肯定是满世界找酒喝,不可能待在没有了桃花的桃园;崔护是否依然在赶考的路上?他一定又去看望了“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姑娘。那姑娘也离开了店子,是否与崔护同行?啊,一切皆有可能,历史在续写,故事在衍生,有情人应该有好的结果。我静下心来盯着枝条上那成串的桃崽,毛茸茸的,像一个个初诞的婴儿。来自山东的技术员说,这片地种的是“春晓”和“美脆”两个品种,脆甜中略带一点酸味。还真的望梅止渴,听着他的解说,还居然流出了我酸酸的口水。 

梨子园最好客,几只喜鹊在草地上蹦蹦跳跳,叽叽喳喳,为来客举办了简单的欢迎仪式。千亩梨树,韵律整齐,在春风里舞动腰肢。走着,走着,一枝柔嫩的枝条斜曳在我的跟前,枝条上密集地排列着大拇指粗的果实,我忽然有了“千朵万朵压枝低”的恐慌,小小的树干怎么受得了?我心生怜悯。梨园的同志笑了,正在去掉并蒂梨,倒不是因为梨树不能承受,而是为了提高果子的品质。我也笑了,笑自己杞人忧天。

太阳从云层里钻了出来,穿透纯洁的原野,点亮了那一片葡萄大棚。大棚内,俨然一个摆布考究的翡翠陈列室。旧藤上长出的新枝条已乖乖地趴在架上,滚卧出一条绿色的长龙,每片新叶都是龙的鳞斑,都玉石般的剔透,尤其是葡萄新穗,串起玛瑙珠粒,颗颗晶莹闪亮,尽显华贵。余家湾一群穿红着绿的妇女,两两一组,相对地伺候在绿色长龙的左右,为葡萄整枝抹芽。她们动作娴熟,胆大心细,摘除了主穗旁的副穗,掐断了抬头炫耀的龙须,为绿色的长龙瘦身,让养分集中供给成串的果实。“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她们不仅会做,而且懂得也多,讲得头头是道。姬姓技术员介绍,葡萄园进入了春管的重要时期,每天用农民工50人,大多是附近村的中年妇女。我问,今年葡萄的收成怎么样?他答道:由于去冬加强了施肥管理,今年可望比去年增产40%。

听说西瓜有足球大,还有20天就可以上市,我有点小兴奋。汽车沿着举水西堤朝着长江的方向,前行了3公里。一马平川的刘集,过去曾经是新洲县农业机械化的一面红旗,出门一条路,遍地是棉花,满畈是机械。如今,换上了一眼望不到边的钢架大棚。走进了瓜棚,地毯般的深绿色瓜藤铺满了脚下,我们无法行走,站在原地比眼力,看谁数的西瓜多。足球大的西瓜我一眼看到了21个,朋友眼尖,比我多两个,他赢了。正比着,瓜棚的主人徐才芳来了,他告诉来客,地里种的是“美都8424”,第一季瓜五月半上市,亩产5000斤,已经与相关的客户订下了合同。老徐是温州乐清人,中等身材,满头黑发,花格子衬衣,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如果不说,猜不到他有56岁。去年,他们夫妻俩和一个哥哥来绿洲源合作种西瓜,遇上新冠肺炎疫情,通村主要路口封堵,他们全家就吃住在大棚,陪着西瓜过日子。疫情没有耽误他们的生产,他们同生长着的西瓜一道,终于守来了自己的春天。瓜地负责人告诉我,绿洲源有西瓜地900亩,预计5月第一批可上市西瓜2250吨。

徐才芳抱起一个西瓜拍了拍,“快熟了,欢迎明朝来尝鲜”。

编辑:李智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