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局之“变”

2020-06-28 10:28
分享到:
调整字体

变局之“变”   

1874年,李鸿章在一封奏折里面说道:“今则东南海疆万余里,各国通商传教,来往自如,聚集京师及各省腹地,阳托和好之名,阴怀吞噬之计,一国生事,诸国构煽,实为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

晚清中国,坚船利炮走进来,浩瀚无际的海洋新世界走进来。面对一个知之甚微的工业文明,延续数千年的思维、心理被击得粉碎,中国人习以为常的世界观、文明观轰然坍塌。李鸿章所谓“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近世中国被人们热议。变局之“变”,是被动地变,挨打中被变,也是奋发图强后主动求变。

一百多年过去,中国远探海洋,拥抱太空。世界面对一个急速变化、日新月异的东方大国崛起,根深蒂固的思维模式被急剧撼动,关于世界政治经济的许多经典理论被改写。今天我们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之“变”,是因为世界未来充满各种不确定性,但面对世界秩序和文明的演变,中国人不再被动,不再茫然无措。百年大变局,中国是最有影响的因素之一。(文/肖畅)

责编:叶圣凡